幸存者·余昌祥:
没有一户人家没人遇害
第二十五期

余昌祥

九十岁
南京人
父亲被日军杀害

(1/10) 余昌祥出生在中华门外,他亲眼目睹了日军的暴行。日军随意将女性拖到民宅中施暴,父亲给日军送完货也惨遭杀害。“每家都有人遇害,没有一户人家没人遇害。”街上到处是丢弃的枪炮,被击溃的士兵遭到日军屠杀。
(2/10) 余昌祥和另外三四十人躲在一个粮行下面的下水道里,还有对夫妻带着三四岁的孩子。“有天孩子因为太闷一直哭闹,父母担心会引来日本人,把孩子捂死了。”说完这段经历,余老和我们都陷入了沉默。
(3/10) 抗战胜利后余昌祥先在一家米行帮工,1953年跟随一批工人调到合肥一家工厂,后来调回南京工艺装备制造厂,一直到1987年退休。余昌祥的工作能力很强,1965年就在单位拿六级工的工资,一个月71.5块。
(4/10) 余昌祥与妻子是青梅竹马的好朋友,从小住在一个大院。1948年两人结婚,前年妻子因病去世。两人婚后育有三个女儿,女儿们目前都住在南京,大女儿目前六十七岁,也早已经做奶奶了。
(5/10) 2012年,余昌祥受日中友好协会邀请到日本访问,去到了长崎、熊本等地。余昌祥在市民会堂讲述了自己的亲身经历。“希望中日民间能够经常有友好的往来,再不会有1937年这种事情发生。”
(6/10)余老讲了在日本的几件小事:给一个骑车的小姑娘让行后,小姑娘停下给老人鞠躬致谢;通过路口时,过往司机也会停车让他先行。“他们现在这些方面做的还是不错。”余老感叹道。图为余老与年龄相仿的日本老人长谈。
(7/10)访问结束后,中日友好协会负责人赠送给余老一块手表,留作纪念。
(8/10)年届九十的余昌祥原来身体一直不错,今年三四月份的时候还每天到雨花台锻炼,按女儿们的形容就是“喜欢到处跑”。
(9/10) 后来有一天夜里突然起不来,后来查为颈椎上长了骨刺,压迫神经,现在双腿行动不便。但他现在还是坚持每天六点起床,小女儿会给老人做早饭。
(10/10) 最后我们又问起他对历史的看法,余老这么回答:“我们国家现在蒸蒸日上,再也不会遇到我们小时候发生的这样惨无人道的事情了。现在的年轻人更要以国家前途为重,做好自己的工作。” (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

幸存者余昌祥:国家蒸蒸日上 再也不会遇到当年发生的事情

余昌祥出生在中华门外西街,小时候因为舅舅家没男孩,余昌祥就被过继给舅舅。舅舅当时做猪皮生意,日军来之前,余昌祥已经读过两年私塾,在中华门外的雨花路小学上学了。

日本人进城时余昌祥已经十多岁,亲眼目睹了日军的暴行。日军进城喝酒,随意将女性拖到民宅中施暴。碰到民居中有好的东西就拿走,拿不动的就砸碎。日军要求余昌祥的父亲为他们送货,余父送完货就被日军杀害了。“没有一户人家没人遇害。”街上到处是国民党军队丢弃的枪炮,被击溃的士兵遭到日军残酷的屠杀,有些守城士兵12月份被杀害后,次年6月份才有人为他们收尸。

当时余昌祥躲在中华门外一个粮行,粮行下面有个下水道,一直通到秦淮河。下水道中仅用木板铺了一层,里面堵了三四十号老弱病残。虽然头上面就是粮行,不缺吃的,但是没有干净水源,大家只好用下水道的水过滤后来烧稀饭,这种“饭”的味道可想而知。余昌祥在里面呆了十几天就出来了,有一对夫妻带着三四岁的孩子在里面生活了半年。下水道越往里走越窄,人只能呆在一个站都站不直的狭窄空间里。“有一天孩子因为下水道太闷一直哭闹,父母担心会引来日本人,最后把孩子捂死了。”说完这段经历,余老和我们都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抗战胜利后余昌祥先在一家米行帮工,1951年在岳父的介绍下到财务机关工作,后来又主动提出到工厂当工人。“当年有种旧思想,就是‘荒年饿不死手艺人’。”余昌祥回忆道。1953年,余昌祥跟随一批工人调到合肥一家工厂工作,后来调回南京工艺装备制造厂,两年后调到科室做管理工作,一直到1987年退休。余昌祥的工作能力很强,1965年就在单位拿六级工的工资,一个月71块5在全国人均年收入不足百元的当年,是绝对的“高收入人群”。

余昌祥与妻子是青梅竹马的好朋友,从小住在一个大院。1948年两人结婚,前年妻子因病去世。两人婚后育有三个女儿,女儿们目前都住在南京,大女儿目前已经六十七岁,也早已经做奶奶了。

2012年,余昌祥和另一位幸存者夏淑琴受日中友好协会邀请到日本访问,去到了长崎、熊本等地。余昌祥在市民会堂讲述了自己的亲身经历。“希望中日民间能够经常有友好的往来,希望再不会有1937年这种事情发生。”当笔者问到对日本现在的看法时,余老觉得日本现在的条件比较好,虽然街上看不到警察,也没有清洁工,但街道都干干净净,一个烟头都没有。有一次晚上出来,给一个骑着自行车的小姑娘让行后,小姑娘将车子停下给老人鞠躬致谢。通过路口时,过往司机也会停车让他先行。“他们现在这些方面做的还是不错。”余老感叹道。

年届九十的余昌祥原来身体一直不错,今年三四月份的时候还每天到雨花台锻炼,但后来有一天夜里突然起不来,后来查为颈椎上长了骨刺,压迫神经,现在双腿行动不便。但他现在还是坚持每天六点起床,小女儿会给老人做早饭。在腿脚还好的时候,余老非常好动,按女儿们的形容就是“喜欢到处跑”。余老以前还爱喝酒,最近也都戒了。最近爱看看新闻,晚上八点钟睡觉。余昌祥这些年接受了不少采访,有西班牙的战地记者,也有美国加州犹太人大屠杀纪念馆的学者。当我们再度问起他对历史的看法,余老这么回答:“我们国家现在蒸蒸日上,再也不会遇到我们小时候发生的这样惨无人道的事情了。现在的年轻人更要以国家前途为重,做好自己的工作。” (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