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路洪才:
一家十口七人遇害
第二十期

路洪才

1933年生
幼时家住雨花门转龙车2号
一家十口七人遇害

(1/9)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路洪才,1933年生于雨花门转龙车2号,十口之家共住两间草房。1937年日军攻城后,他跟着父亲和大舅逃难,余下七人守家。
(2/9) “我母亲当时快临盆,不能远行。他们躲在家门口的地洞里,但还是被日军发现了,七人八命全没了。我们回家后房子已经被烧光,院子里亲人惨死,不成样子。”老人说着双手不住颤抖。
(3/9) 日治下的生活愈发艰辛。“我们只能开荒种地,饱一顿饿三顿。”解放后,路洪才相继在文保单位、广播电视局工作。“我还在中山门小学当过一年教员,语文数学、美术体育都教过。”
(4/9) 今年是路洪才与妻子结婚55周年纪念,两人婚后育有一儿一女,孙子也即将大学毕业。现在二老住在毗邻市中心的五福巷小区,邻居间相处和睦,院子里碰面都要停下聊上几句。
(5/9) 闲暇之余,路洪才喜欢在阳台侍弄花草。他拿起喷壶给盆栽浇水:“我养花也没什么讲究,就是放松心情。这盆是逛夫子庙夜市买的,三十几块钱。”
(6/9) 如果说养花只是雅兴,那么看新闻才是路洪才的爱好。“最爱看央视、凤凰卫视的新闻。泡杯茶,能坐沙发上看一下午。”路洪才老伴儿笑着“抱怨”。
(7/9)说起健康状况,路洪才看得透彻:“岁数大了,身体机能自然下降,生老病死都是规律。”也正是因为这份好心态,老人行动间仍然利索矫健,84岁高龄仍然每天骑自行车去菜场买菜。
(8/9) 2004年,路洪才被正式确认“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身份。这些年,每逢清明和公祭日,他都坚持到纪念馆参加悼念活动。不仅如此,不少日本友好人士也前来拜访,这让他感慨颇深。
(9/9) “快80年了,日本政府至今仍不承认南京大屠杀,还在用‘南京事件’这种模糊的字眼掩盖罪行。”老人说到激动处站起了身,“我的亲身经历可以告诉日本人,什么是历史、什么是真实。” (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

幸存者路洪才:用亲身经历还原历史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路洪才,1933年生于雨花门转龙车2号,父亲是织锦手艺人,一家十口共住两间草房。1937年南京沦陷之前,上海、苏州等地的难民纷纷来宁避难。“听了他们描述的日军暴行,我们意识到南京也待不住了。”路洪才回忆道,家人决定向西逃难,但困难超乎了想象。“我奶奶裹小脚,不能长途跋涉,母亲当时又快要临盆,外公外婆身体也不好,妹妹和两个小舅舅年纪都很小。”无奈之下,全家决定由父亲带着路洪才和大舅逃难,其余成员留下守家。

一家人赶在日军攻城前在家门口菜园里挖出了一个地洞:“洞口铺着木板、芦席作掩护,留下的人就躲在洞里暂避。”然而这简陋的藏身之所终究没能逃过日军魔爪。那天,一支日军小分队闯进院子,发现了地洞和里面蜷缩着的一群老幼。一阵刀刺抢扫之后,七人八命全部遇害。

与此同时,路洪才和父亲、大舅三人则逃到了沙洲圩(现南京建邺区沙洲街道附近),那里的芦苇荡一望无际,便于藏身,三人有幸逃过这场浩劫。“那里虽然隐蔽,但没有吃的,根本活不下去。没待几天,父亲就带着我们去了陶吴乡(现南京江宁区陶吴镇),那里是一片小山区,我们每天到山上拔点萝卜、割点野菜果腹。”尽管当时年纪尚幼,但路洪才仍然对那段过往记忆深刻。

“后来时局稍微平定,我们跟着父亲回了家。回去一看,房子已经被烧得精光,家早就不是家了。”老人说及此,双手开始颤抖:“院子里是亲人惨死的景象,血水混着泥土,已经不成样子了。”

日治下的生活愈发艰辛,路洪才跟着父亲和大舅开荒、种地,勉强维生。“父亲靠之前的手艺,给别人做鹅毛扇、鸡毛掸赚点零钱。亲戚邻居偶尔也接济一点,我们三人就这样饱一顿饿三顿的熬日子。”

1950年,路洪才进入文保单位,负责展览解说和档案整理工作。没过几年遇上国家“精简人员”,路洪才和其他年轻职工被送往晓庄师范学院念书。三年后,他被分配到中山门小学当了一年教员。“在学校里什么课都教,语文、数学、美术,连体育都教过。”老人笑道。之后,他又相继调往市委党校、南京广播站、电视局工作,直到1992年退休。

今年是路洪才与妻子结婚55周年纪念,两人婚后育有一儿一女,如今孙子也即将大学毕业。现在,二老住在毗邻市中心的五福巷小区,生活便捷又舒适。说起健康状况,老人看得透彻:“四年前做了心脏支架,现在恢复得不错。岁数大了,身体机能自然下降,生老病死都是规律。”也正是因为这份好心态,老人行动间仍然利索矫健,84岁高龄仍然每天骑自行车去菜场买菜。

闲暇之余,路洪才常在阳台侍弄花草,或在小区里看邻居下下棋。但要说爱好,要数看电视。“最爱看央视、凤凰卫视的新闻。泡杯茶,能坐沙发上看一下午。”路洪才老伴儿笑着“抱怨”。

2004年,路洪才被正式确认“南京大屠杀幸存者”身份。这些年,有不少日本友好人士前来拜访,这让他感慨颇深。“快80年了,日本政府至今仍不承认南京大屠杀,还在用‘南京事件’这种模糊的字眼掩盖罪行。我的亲身经历就是要告诉日本人,什么是历史、什么是真实。” (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