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熊淑兰:
现在活得很舒畅
第十九期

熊淑兰

1931年生
南京人
战争中母亲去世

(1/10) 在南京市建邺区的一个老小区里,我们见到了86岁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熊淑兰,她看到我们进来后忙着安排我们落座、倒水,动作中透着一股跟她这个年龄颇不相称的利索劲儿。“干过居委会主任,忙习惯了。”熊淑兰笑言。
(2/10) 日军打来时熊淑兰才7岁,父母连夜逃到江心洲。熊淑兰每天在江边观察有没有日军的“汽油筏子”过来扫荡,提醒人们躲藏。年幼的她开始不知道为什么要躲,直到一个邻居惨遭日军蹂躏,她才明白这种扫荡的残酷。
(3/10) 当时有孕在身的妈妈在一次匆忙的躲藏中摔倒流产,后来身体一直不好,40多岁就过世了。父亲无力抚养两个女儿,只得将妹妹送人。提及这段往事熊淑兰仍旧十分激动,漫长的时光依旧没能抚平她的这道伤口。
(4/10) 1949年,18岁的熊淑兰在父亲的安排下结婚了。两人共生育了5个儿女。解放后熊淑兰在运输队工作,一直做到运输队长,后来又调到一家木材加工厂做了10年厂长。在两人的辛勤劳作下,一家人的生活也渐渐好了起来。
(5/10) 可惜造化弄人,丈夫有一天得了帕金森病,熊淑兰就边照顾丈夫边照顾子女,直到1974年丈夫去世。“还好子女们比较争气,基本不用我操心。最小的一个孙子都已经大学毕业了。”熊淑兰说道。
(6/10) 1971年熊淑兰到街道做居委会主任,一做又是18年。后来因为拆迁,熊淑兰搬离了原本的街道,但还经常参与街道的活动。在活动照片里,熊淑兰笑容灿烂,自信、开朗,丝毫看不出曾经经受的磨难。
(7/10)熊淑兰翻看着相册,当回忆起去华西村观摩的活动时,还给我们声情并茂地做了一段诗朗诵。
(8/10) 子女们有时来看她,她会给他们做一桌丰盛的饭菜;平时自己的生活也安排得井井有条,五点半起床、晨练、早饭、收拾房间,偶尔参与街道活动。
(9/10) 熊淑兰家的阳台很大,她在那里养了很多植物。她不厌其烦地跟我们介绍:这盆是鲜花、这盆是辣椒......言辞之间充满了对生活的热爱。
(10/10) “我看得很开,现在过得很舒畅。”当被问到自己生活是否孤独时,熊淑兰这样回答。热爱生活或许正是老人对曾经的苦难最好的回应。 (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

幸存者熊淑兰:母亲在战争中去世 与父亲相依为命

在建邺区的一个老小区里,我们见到了86岁的南京大屠杀幸存者熊淑兰。熊淑兰看到我们进来后忙着安排我们落座、倒水。当我们还在犹豫着如何委婉地询问当年发生的事情时,她已经开口说:“从哪里开始讲?”言行之间透着一股跟她这个年龄颇不相称的利索劲儿。“干过居委会主任,都习惯了。”熊淑兰笑言。

熊淑兰1931年出生,日军打到南京时才7岁。听到日本人到来的消息,父母挑着被子和锅连夜逃出了城,借住在江心洲的一户老乡家里,就在逃出后没几天,原来的房子就被日军烧掉了。

江心洲的生活比城中稍微安定一些,但即便已经远离战火中心,夜里还是能听到零星的枪声,有一次甚至连家里的门都被打了两个洞。7岁的熊淑兰跟其他孩子的主要工作,就是在江边的树上观察,有没有日军的“汽油筏子”过来。一旦看到日军要渡江到这里来,孩子们就赶紧回家报信,江心洲上的人们会把该藏的东西藏好,女人们则躲进地窖。年幼的熊淑兰一开始并不知道为什么要躲,有一次一个远方大妈躲得慢了,惨遭日军蹂躏,她才明白这种扫荡的残酷。可当时有孕在身的妈妈在一次匆忙的躲藏过程中摔倒流产,以致后来身体一直不好,40多岁就过世了,这对年幼的熊淑兰影响是巨大的。父亲平时用小船帮人送货,无力独自抚养两个女儿,只得将较小的一个送人,留下熊淑兰相依为命。年幼的熊淑兰不得不从小挑起了生活的重担。

1949年,熊淑兰18岁。这一年她在父亲的安排下结婚了。丈夫本身也是穷苦人家,结婚前靠拉车为生。一年后两人的大儿子出生,后来陆续又多了4个儿女。解放后熊淑兰曾在运输队工作,一直做到运输队长,后来又调到一家木材加工厂,做了10年厂长。在两人的辛勤劳作下,一家人的生活也渐渐好了起来。可不料丈夫有一天得了帕金森病,熊淑兰就边照顾丈夫边照顾子女,直到1974年丈夫去世。

1971年,熊淑兰从生产线上退休,组织上请她做街道居委会主任,一做又是18年。这时我们才理解熊淑兰身上的干练是怎么来的。后来因为要建设奥体中心搞拆迁,熊淑兰搬离了原本的街道,但还经常参与街道的活动。在这些活动照片里,熊淑兰笑容灿烂,自信、开朗,丝毫看不出曾经经受的磨难。熊淑兰翻看着相册,当回忆起去华西村观摩的活动时,还给我们声情并茂地做了一段诗朗诵。子女们有时来看她,她会给他们做一桌丰盛的饭菜;平时自己的生活也安排得井井有条,五点半起床、晨练、早饭、收拾房间,偶尔参与街道活动。熊淑兰家的阳台很大,她在那里养了很多植物。她不厌其烦地一样一样跟我们介绍:这盆是鲜花、这盆是辣椒......言辞之间充满了对生活的热爱。

“我看得很开,现在过得很舒畅。”当被问到自己生活是否孤独时,熊淑兰这样回答。回忆是沉重的,但并不是生活的全部。热爱生活或许正是老人对曾经的苦难最好的回应。 (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