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存者·易兰英:
不懂日文被日军掌掴
第十七期

易兰英

1926年出生
家住南京评事街老坊巷12号
不懂日文被日军掌掴

(1/12)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易兰英,1926年生于南京评事街老坊巷12号。这条一米多宽的蜿蜒窄巷如今仅余七八户人家,矮房、水井、墙角垂条,易兰英就在这里过了一辈子。
(2/12) 1937年12月全家逃往难民区,易兰英在附近摆起小摊维持生计。一天日本兵上前冲她直嚷“塌巴扣”(Tobacco烟草,日语),易兰英不懂日文,被士兵连掴数个耳光。“我被打得头晕眼花,嘴里尽是血,还不敢哭。”老人哽咽道。
(3/12) 从难民区返家后,易兰英只读了两年书就被母亲执意许给了年长八岁的小伙。“家里要吃穿用度,三儿一女要读书,丈夫又不上进,日子太苦。”居委会了解情况后,将易兰英介绍到南京轮胎橡胶厂做工。
(4/12) 易兰英50岁时,丈夫过世,如今和小女儿一起生活。“老坊巷12号就是我的娘家,在这儿过了一辈子了,我哥哥姐姐以前就住在后面。”老人站在院子里指着屋后的几间房子说。
(5/12) 这间“年过百岁”的房子偶尔也让易兰英有些犯愁:“厨房的屋顶经常漏水,请人来补过几次也不中用。”
(6/12)虽然已是91岁高龄,但老人身体一向不错:“除了心脏病和胆结石,没什么大问题。洗衣下厨都可以,洗菜用的井水我都能自己打。”易兰英说,院子里的那口井,也是她不愿离开老房子的重要原因。
(7/12)女儿不在家时,易兰英就自己煮点稀饭或面条,餐桌上的带鱼是外孙女一早送来的。
(8/12) 提起外孙女,易兰英格外开心:“她时常来看我,陪我聊天、带我在附近走走。幸存者证书也是她跟纪念馆联系帮我办好的。”老人说,日子虽然清苦,但儿女孝顺她就心满意足了。
(9/12) 前些年腿脚利索时,易兰英跟着外孙女去了不少地方,上海、杭州、横店都逛了一圈,拍了挺多照片。“年轻时条件不允许,没怎么拍过照,倒是老了反而留下点纪念。”
(10/12) 闹市深巷中的生活简单平静。易兰英平日里靠看电视、抽两口烟、和邻居聊天来打发时间。老人翻出抽屉深处的火柴盒捧在手心:“现在这种火柴不常见了,我都舍不得用,可惜已经受潮了。”
(11/12)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易兰英也不例外,手指上的两枚戒指说明了一切。老人家伸出手笑得开怀:“都是假的,不值钱,戴着图个乐呵!”
(12/12) 易兰英遥望巷外的高楼大厦,回忆过往一生,颇多感慨:“我们这辈人,因为战争、动荡,大半生都在受着不重样的苦。未来社会要发展,日子要一天天向好,就全靠你们年轻人了。” (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

大屠杀幸存者易兰英:未来靠年轻人创造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易兰英,1926年生于南京评事街老坊巷12号,在兄妹六人中排行第五。这条一米多宽的蜿蜒窄巷中如今仅余七八户人家,矮房、水井、墙角垂条,仿佛与巷外成了两个世界。易兰英就在这里过了一辈子。

日军攻城那年,易兰英12岁,一家人在飞机的狂轰滥炸中逃往上海路难民区,姐姐和嫂子则结伴前往金陵女子大学(现南京师范大学金陵女子学院)避难。“我们在难民区躲着,虽然能保住一条命,但整天提心吊胆、担惊受怕,遭了不少罪。”

为了一家人的生计,年幼的易兰英在难民区附近街边摆起了小摊,卖些香烟、火柴、瓜子、花生等小商品。“大清早的就能看见日本兵把吃早点的中国人拖到菜园地,不分青红皂白地用刺刀狠戳。”一天,一个日本军官来到易兰英的小摊前,冲她直嚷“塌巴扣”(Tobacco烟草,日语中该单词为英译词)。易兰英根本听不懂日文,日本兵见她全无反应,一怒之下连搧她数个耳光。“我被打得脑子里嗡嗡响,眼前也花了,眼泪控制不住地流,还不敢哭出声,只能拿衣角擦一擦。结果发现衣服上有血迹,才意识到牙齿被打松了,嘴角也破了。”后来日本兵掏出一个空烟盒,易兰英才知道他要买香烟和火柴。“现在回想起来,那段日子太苦了,过得真不容易。”老人提及往事,几度哽咽。

说起日军的暴行,易兰英愤慨地不住拍着膝头:“一到晚上,日本兵就开始在街上随心所欲地逮人,他们把无辜的老百姓捆起来,拖到附近河塘里扫射。等到稍微太平后,有组织自发去河里捞人,总共百十来号人,只能打捞出一些残肢,太惨了!”

从难民区返家后,易兰英只读了两年书就辍学了。没过多久,母亲执意将她许给了一个年长八岁的小伙,婚后易兰英跟着丈夫进了缝纫厂。然而缝纫工作日夜颠倒、异常艰苦,易兰英根本没空操持家务,更无暇照顾三儿一女。“家里要吃穿用度,四个孩子要穿衣磨鞋,还要读书,丈夫又不上进,缝纫厂的工作根本维持不了生活。”居委会了解到易兰英家庭的困境后,将她介绍到南京轮胎橡胶厂做工。“橡胶厂工作时间没那么紧张,而且福利也不错,那时我一个月的工资能有几十块。”

现在易兰英拿着普通的退休工资,除了自己仅有的日常开销外,还要补贴二儿子和小女儿:“二儿子有腿疾,一直没有稳定工作。小女儿现在跟我住一起,照顾我生活。”虽然已是91岁高龄,但老人身体一向不错:“除了心脏病和胆结石,没什么大毛病。胆结石前两年开过刀,恢复得很好。”说到这里,老人笑意轻松,很是乐观。

易兰英回忆过往一生,颇多感慨:“我们这辈人,因为战争、动荡,大半生都在受着不重样的苦。未来社会要发展,日子要一天天向好,就全靠你们年轻人了。” (腾讯大苏网新闻中心出品,转载请注明来源。)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