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期:复员军人患癌 新婚妻子誓不弃

分享到:
苦难见真情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苏网及作者授权)


   吴杰仰卧在病床上,鼻子上插着导管,轻声地说着一些话。“他说话会很痛。”50岁的父亲声音有些沙哑,两鬓斑白,眼圈泛红,大冷天里只穿了两件薄衣,前几天刚刚发烧挂完盐水。妻子也感冒了,戴着口罩,在一旁静静地为丈夫擦拭身体。病房里有近十人,除了其他两个病友,还有专程过来探望的舅舅一家。
    “八年从军,从不后悔”
   吴杰出生于1989年,家住江苏省常州市武进区前黄镇,于2008年12月应征入伍,服役八年。2009年被评为优秀士兵,2012年被评为优秀士官,2014年参加上海合作组织和平使命演习,201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2015年由所在一一二师评为优秀士官,2016年12月退出现役。
   父亲说起儿子的当兵经历时无比自豪,展示着吴杰获得的奖状、证书照片,翻到吴杰的军装照和结婚照时,他抹了抹眼睛:“多精神的一个小伙子啊!”在父亲眼中,吴杰是个热情、爱笑、对人好的人。“以前每个人看到他,都欢喜得不得了,村上人都喜欢到我们家玩。”
   父亲说,儿子当了八年兵,他从来没有后悔过送他参军,“年轻时我也想当兵,我父亲没有让我去。人家对我说我就这一个儿子还送他去当兵,我说男子汉就要到外面吃点苦,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吴杰非常热爱部队,他和妻子曾说,希望儿子长大后也去当兵,现在吴杰生病了,夫妻俩的想法仍然没有改变。
   战友评价他“人好、心好”、“非常活泼”、“为人老实憨厚,待人诚恳”、“吴杰班长是一个好班长,他睡我下铺,我们一起经历了半年的执勤任务,他很乐观很能干。”
     “突然感觉天塌下来了”
   生病前,吴杰是个160多斤的健壮小伙,“现在110斤瘦成皮包骨头。”战友们在网上看到吴杰在病床上的照片都不敢相信是曾经“胖胖的班长”,吴杰已经“瘦的认不出了”。
   这一切变化得很突然。2016年12月5日退伍之后,吴杰时常觉得胃有一些不舒服,但是并未在意。直至2017年5月份胃极不舒服,出现剧烈呕吐现象。5月30日,吴杰在妻子陪同下前往常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检查,胃镜诊断为胃窦溃疡,幽门螺旋杆菌(HP)呈弱阳性。
   9月6日他们又一次前往常州市第二人民医院检查,经电子胃镜检查胃窦增生糜烂病灶、食管炎。又做两次检查后,12月4日诊断报告显示吴杰已患晚期癌症。确诊那天,父亲陪同吴杰去医院检查,吴杰对父亲说:“爸爸,我的病看的好吧。”父亲说:“当时我真的无法回答,我心里想的是怎么样都要看好。”
   吴杰父亲低头抽泣,“对我打击实在太大了。我就这一个儿子,20岁送他去当兵,2016年的正月回来结婚,又回部队待了一年……”吴杰的祖父在2013年去世,那时吴杰父亲本想让儿子退伍回家,那是他八年中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去部队看望儿子。“我想,叫他回来吧,我负担重。”他向部队提交了申请去看望儿子。父亲感到遗憾的是,那时吴杰无法退役,他要参加2014年上合组织联合演习。
   吴杰母亲患有先天性哮喘和肺气肿,常年服药;他70岁的祖母患有糖尿病。家中只有吴杰父亲一人开卡车从事短途运输维持生计。“本以为儿子退役后能帮我一把,减轻负担,没想到发生这个事情,天都塌下来了。”
   从2013年祖父去世到2016年吴杰结婚,这期间家里一直没有留下积蓄,这次生病更是给家里带来巨大的打击。吴杰父亲说:“来的时候借了十万,后面又借了六万,已经交了八万(费用)了。就算是砸锅卖铁、倾家荡产我也要给他看病。”
     勇对病魔
   吴杰现于东南大学附属中大医院住院接受治疗。吴杰的主治医生张医生介绍,吴杰目前在中大医院治疗已花费近8万,医疗报销情况未知。后续仍需抗肿瘤内科治疗,未来花费未知。医生建议吴杰在能进食后尽量化疗,但化疗效果有限,他的身体每况愈下。
   12月8日医生为吴杰做了一个手术,医生表示:“手术不能切除病灶,为解决患者进食,提高生活质量,遂行胃空肠吻合短路手术。术后本预估能解决患者进食情况,但由于胃潴留,胃动力下降,术后出现胃排空障碍(胃瘫),靠肠内外营养支持。”家人到现在还未告诉吴杰病情的严重情况,害怕他受到精神打击。
   自从住院后,吴杰和父亲都消瘦了。2017年和2018年交接之际,吴杰的父亲和吴杰14个月大的儿子相继发烧,父亲说:“我在别的地方挂盐水的,害怕吴杰受到感染。”妻子也感冒了,戴着口罩以防传染本就生病的丈夫。在老家带孙子的吴杰母亲也生病了,孩子由他的外公外婆照顾。“孩子现在还在咳嗽。”
   吴杰父亲和妻子住在病房照顾吴杰。“太困了就在陪护椅上躺一会。”父亲说。
   吴杰的姨婆看到一家人面临如此困境,便提出用网络筹款方式获得爱心人士帮助。“吴杰夫妻刚开始是难为情的,不想弄。”父亲摇着头说,“后来想了想,还是弄吧,光我一个人的力量是不够的。”
   截止2018年1月4日,他们在轻松筹筹到12万余元。“镇上人、村上人、我同学知道后都过来了,真的不知道怎么感谢你们。”吴杰一家非常感激。
   吴杰父亲已递交带伤复员申请,希望部队给予帮助。
  “他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他”
   第一眼见到吴杰妻子时,她戴着口罩,旁人看不出她的表情,可摘下口罩时,能清楚地看到红肿的双眼和时不时就会涌出的泪水。
   聊到他们的恋爱经历时,她露出了难得的微笑,很自豪地说自己有拥军情节,还没见面就很喜欢吴杰了。
   吴杰妻子在制药厂上班,两人经人介绍认识,电话交流一年多,最后决定结婚。“看照片就觉得人很厚道,是我喜欢的。”
   可是聊到病情,她便止不住地哭泣。
   “不管怎么样,都要接受现实……但就是觉得,我们结婚才一年多,时间太短了。虽然自己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还是不能接受……我们真正在一起的时间,只有这一年多。”
   自从确诊后,妻子一直都陪在吴杰身旁照料守候。吴杰父亲和其他家人都对妻子称赞有加:“她是个好媳妇。”
   “我不会离开他半步。他离不开我,我也离不开他。所以不管以后怎样,我都不会离开他……”她已泣不成声,病房里回荡着她哭泣的声音。
   吴杰的儿子14个月大,现在会牙牙学语了,晚上有时会叫爸爸妈妈,独自在家照顾他的奶奶听到后就偷偷流眼泪。
   吴杰说,他非常想念宝宝。(文/钟紫欣 图/高令)《拾城》作为腾讯大苏网视觉栏目现面向社会征稿,稿件经采用我们将给予不同档次稿费,同时欢迎提供线索爆料,请联系我们:电话:025-83507292-48077;邮箱: 295927677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