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城40期:爱好开成公司 吃不起饭就放弃

分享到:
另类“演员”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苏网及作者授权)


   “一开始就是抱着玩儿的心态,后来发现他们真的很认真,看到一群人那么想把一件事做成,你不可能无动于衷……”一个人有多不正经,就能有多深情,徐原昊就是这样的人,他是coser(角色扮演家),一个不被广泛理解的另类“演员”。
   一头灰色短发,右耳带着尾戒般大小的耳环,浅色迷彩T恤、深蓝牛仔裤,还有白色运动鞋,简单随意,这样邻家男孩的日常装扮,竟让人有些“失望”。他说其实平时会穿“中国风”的服饰,“系排扣、阔腿裤,不过昨天刚从三亚回来,洗了还没干。”熟悉的朋友叫他昊子,这样的他,很摩羯。
     “突然有一天,发现我原来鄙视的事情也挺有趣的”
   伴随着淅淅沥沥的秋雨,思绪追溯到十二年前,跟很多cos发烧友不同,昊子算是半路出家,“刚开始挺鄙视cos的,我觉得这些人好丑,后来朋友拉我去玩,那时候对动漫也说不上多喜欢。”青涩沉淀,故事细腻,昊子慢慢打开了话匣子,“没有现在这么高端,头发都是喷色的,道具也不讲究,大家不怎么注重形象,其实跟心中的动漫人物差挺远的。”
   只是当初的昊子没想到,一入贵圈深似海,从此欲罢不能。“其实我是学计算机的,刚毕业很迷惘,不知道要做什么,只是暗暗觉得要做有价值的事。”说到专业与职业的反差,昊子笑得有些嘚瑟,“我们里面也是三百六十行,有博士生、公务员,还有保安、老师,大学的高中的幼儿园的都有,挺意外的吧。”
   有人喜欢将coser跟演员放一起类比,因为二者同样在乎颜值、演技,同样站在聚光灯下,也同样离不开背后的“没日没夜”和“流言蜚语”。“有相似之处,但cos同时包含舞蹈、京剧、唱歌、武打等多种表现形式,不过可能门槛更低些,草根文化,喜欢就可以参与,但想做精不比娱乐圈容易,热情和责任是最根本的。”
     “看见他们那么认真要做好这件事,我知道我走不了了”
   “我不想红,因为我不高也不帅,我知道自己红不了。”谈到做coser的初衷,南京小杆子的性格暴露无遗,“起初就是玩,接触下来发现有些人是想做好的,只是当时条件限制、经验不足,但一群人凝聚在一起很认真地做一件事,那种拼劲很打动人,会为一场演出排练到凌晨4、5点,都没人说放弃,那个时候的团长也只有14、5岁。”
   既然决定远方,那就风雨兼程。08年,昊子开始带团(橘子山)、13年成立了自己的公司,不知不觉,他在这条道上走了12年,除了十多万,更多的付出是数字无法衡量的。“当年ChinaJoy全国总决赛的负责人对我影响很大,展会想取消比赛这个环节,因为每年都要赔一两百万,可是他坚持贴钱也要办下去,这个圣战才带动了圈子的发展。”回想十多年来,往事历历在目,“有一次公演前一周只睡了3、4个小时,有观众从江西或者更远的地方特地跑过来看,演出结束后,现场不少资深玩家集体鞠躬跟我们说谢谢,玩家其实是很苛刻的,但他们认可了我们,那时候我真的快哭出来了。”
   都说年轻人才有爱恨,成年人只讲利弊,昊子却不认同coser是十几岁孩子的专属,“这是爱好衍生出的信念,有的人会到老都不会放手,之前比赛中有遇到一位70多岁的老爷爷上台,扮三国无双里的黄忠。”不过在生活的重担下,个性时常需要让步给现实,很多人后来会去选择更安稳的工作、按部就班地结婚生子,“我认为这是对的,每个人都有自己不可推卸的责任,cos养不活人,我自己也一直在垫钱,但是放弃不代表不爱,很多团员哪怕在河北、在驻马店,都愿意花上一个月的工资大老远跑来看一场公演,因为cos是为单一规律的职场人生增添的一方可以随心所欲的净土。”十来平的地下仓库,由于梅雨季节夹杂着霉味,昊子整理着有些凌乱的道具、奖杯,讲述着过去的点滴,如数家珍。
     “我今年32岁,想坚持到真的吃不上饭的那天”
   舞台上的coser给人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现实中的昊子却有一份平淡的执拗。“最初家里不赞成,我父亲觉得玩闹的东西怎么可以作为一辈子的事业,后来他们看到我真的在认真做事,也有成绩出来,就不那么反对了,有时候还会来看我的表演。”昊子说自己是个幸运的孩子,虽没能成为别人家的孩子,却还是父母手心里的宝。昊子朋友圈的封面图是跟女朋友的合影,这与他想找圈里人的择偶标准不谋而合,“大概是都有中二病,会觉得太安稳的人缺乏激情”。他用左手轻拨了一下刘海,手腕上戴着的粉色手钏都暗示着他与“有趣的灵魂”已经相遇。
   每每谈及coser,偏见般的言论总是如影随形,“贵圈太乱”是我们频繁听到的一个标签,昊子却觉得有些冤枉,“我不否认存在一些不良现象,100个人里可能有10个剑走偏锋,但其实每个圈都有,只是知道或不知道,我认识的很多女coser漂亮也自爱,24、5岁连恋爱都没谈过,就被扣上了作风不检点的帽子。”提及圈里的新人,32岁的大男孩摆出了严肃脸,“不要只想追求自己的表现,认真对待你的角色,认真对待你的伙伴,安安静静做事,该红的时候你会红的。”更难想象的,看起来嘻嘻哈哈的昊子,平时竟“动不动就开除人”,“演出前两天都会踢人,我可以原谅一个孩子演的不好,但是态度不好不能原谅。”
   一路走到今天,cos从爱好变成职业,昊子自然也有自己的“野心”,“开始是为了玩,但开公司还是要赚钱,只有赚钱了才能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任何一个新领域要走到大众面前商业化都不可避免。”有人说,他是一个孤独的非主流文化“传道士”,可其实没有人比他更渴望cos能被更多人理解,但他不愿自欺欺人,“可能方式会更多元化,京剧的走位、还有民乐都可以融合,但cos只能是附属品,永远不会成为主流。”
   微信一直有提醒音传来,有的群一会儿功夫就蹦出二十多条未读消息,昊子耐心地一个个回复掉,他说自己没有固定的上下班时间,除了睡觉就在工作,凌晨两三点也会讨论剧本,活动做起来没有节假日。“cos在中国还是小众,日本的国民IP有火影、银魂,中国也有一些慢慢在发展,但我们缺乏自己的东西,也就是品牌。”对于cos,昊子从来都是认真的,他希望利用二次元的思维去演绎一些让年轻人更易接受的内容,希望更多的孩子去关注到古老的文化,也希望自己能有一件作品成为这一代人永不磨灭的记忆,“它已经在路上了,年底会有一个雏形出来,就是一部剧,会和中国元素相关,不是给小孩子玩的,是专业的、严肃的,看了会有感悟的。”
   谈起接下来要做的事,昊子有些沉重,却异常坚定,“我不是三岁,不能任性地说要做到死,但我想,就坚持到吃不上饭的那天吧。”《拾城》作为腾讯大苏网视觉栏目现面向社会征稿,稿件经采用我们将给予不同档次稿费,同时欢迎提供线索爆料,请联系我们:电话:025-83507292-48077;邮箱: 295927677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