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城39期:老生产队长创业 产值超2000万

分享到:
老生产队长创业史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苏网及作者授权)


   从南京到宿迁耿车,这一路,暴雨不断。
   车子在路上颠簸了许久,最终停在了一家厂房门前,站在厂房门口向我们招手的老大爷,身后架着一台摄像机。这个老大爷名叫邱永信,宿迁人,今年66岁,其打理的家具厂生意年产值达2000多万元。
   邱老俨然已被锻炼成了“老江湖”,采访还没开始,他已兴冲冲地讲起了自己的受访经历, “前段时间还有台湾和韩国的人过来采访,做纪录片的,韩国人待了2天,台湾人待了1天,我觉得台湾人和我们讲话的风格还是挺像的。”
   由于厂房的机器过于哄吵,我们一行人去到了厂房的二楼小屋,空旷的客厅,简单的家具摆设,两条身材肥硕的金龙鱼在鱼缸里游来游去,“我1970年入党,当时在生产队里,年纪比较轻,工作队看我的干劲比较大,于是让我挑起重担做了生产队长,再后来我身体不好,生病了,要求回来创业。” 不知何时起,邱老被贴上了“耿车模式”的标签。(耿车模式:江苏省宿迁市耿车镇在中国不发达农业地区发展乡镇企业的一种模式)
   “刚开始我在外地打工,卖过豆腐,也吹过糖人”,邱老试着努力回想自己的“青葱”岁月,“后来就开始做塑料生意,塑料本钱不大,我当时只有2000多块钱,加上借的钱,5000块钱都不到,干多少,买多少,买回家找工人分解,分解完之后拉到浙江去。”
   邱老的塑料生意响应的是政府号召,“刚干的时候,政府也没有太多资金,我们主要是申请一些小额贷款,不能过多,只有几千块,贷款也是需要人来做担保的,当时是村部给我做的担保。”
   2008年金融危机,邱老30多万货款有去无回,“我接受了村支部引导,带头干起了家具电商。村长把我带到山东寿光,华西,苏州去学习经验。”
   “当时有人说我脑袋不够用,塑料生意一年也能七万八万的,而且电商摸不着看不见的,我只说我试试看吧”,邱老欣欣然接受了“出头鸟”这个角色。
   重新开始的家具电商生意,依旧“开头难”,“最初我没有这个厂,只在电脑上接单,到睢宁去批发,当时还要排队,10张8张的订单拿不到货,被人家压。”
   “后来我们想自己干,可他们不告诉我机器在哪买的,我就想了个办法,偷偷记下了他们机器的型号,然后爷俩一个去山东,一个去苏州,连夜把机器买回来。”邱老越说越兴奋,笑个不停。
   从三棵树村嫁过来的儿媳在一旁忙着收整家具的各类零部件,她每天要装包几十袋的零件,“我老公家做生意的野心比较大,现在我们女儿也长大了,在南京上大学,学师范,她也会帮着做些家具的设计,画些草图,我女儿特别聪明。”
   邱老对家人尤其信得过,“儿媳负责所有的生产,儿子负责电脑技术。在2008年下半年,家具生意开始红火起来了,自家的订单加上别人来我家批发的货,一天都千把张,后来我就把塑料彻底取消掉了。现在,镇子上有500多户都在干电商,我们从山东,从泗阳进货,还有一批是自己生产,”邱老似乎并不吝啬外传自己的经商“秘诀”。
   傍晚时分,暴雨终于停了下来,结束采访后,邱老回到厂房内,轰隆隆的机器声再次袭来,10几名工人忙碌于几百平米的厂房内,不远处2名邻村来的妇女在忙装箱一摞摞的儿童床架,对于这样一群耿车人来讲,不管未来在哪,“现在”依然在继续。《拾城》作为腾讯大苏网视觉栏目现面向社会征稿,稿件经采用我们将给予不同档次稿费,同时欢迎提供线索爆料,请联系我们:电话:025-83507292-48077;邮箱:2959276770@qq.com(图/蔡敦昊 文/张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