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城38期:七旬老太为清静跨省养老

分享到:
七旬老太跨省养老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苏网及作者授权)


     数十位半百老人 排队坐等养老班车
   “哎呦烦嘚嘞,班车怎么还不来?”头戴白色蝴蝶结发箍,身穿暖红色棉上衣的黄奶奶和自己的妹妹韶着家常,时不时马路上瞥两眼。
   南京河西机场班车点,每天都会准时出现一群拎着大包小包,满头白发的大爷大妈,这群老人在烈日下排成了长长一队。路人纷纷投来疑惑的目光,往往只有广场舞、商场促销才能将他们聚集到一起的大爷大妈们,现在秩序井然地排着队是为何。他们不知道,老人们其实是在等车,一辆开往苏皖边界的城际班车。
     南京老人往返宁和养老
   七八年前,黄奶奶还住在南京市区的老房子里,“平时么就打打麻将,跳跳广场舞咯。我们老人家也就这点爱好了。”黄奶奶眼神稍微有些暗淡,“后来都搬走啦,房子也老了,看个病都要坐好几十分钟的车。”
   “09年的时候,我女儿听说南京和和县的交界处,新建了个别墅小区,房价只要3千多一平,每天还有往返南京的班车接送,说是一个半小时就能到。”黄奶奶上车后告诉我们,“我那时候也不是很愿意,你想想,毕竟都到安徽了,我七十多啦,怎么折腾得起来喔。”
   “后来还是拗不过我女儿,去看了一下。诶,你还别说,那里依山傍水的环境还真的蛮好,小区里超市医院什么的配套也都有。因为有班车,来回南京也很方便,我想什么时候回南京了,坐上班车就能回,但最打动我的还是这里的清静。”黄奶奶说的小区坐落在和南京交界的和县境内,这里背倚青山,面朝湖水。黄奶奶家门口没有像其他人家一般的铁艺大门,她说,“我女儿不喜欢装大门,就种了一排荷花在门前。”或大或小高矮不一的瓷瓮里栽着三三两两的荷花,如今虽说已经过了盛开时节,但枯败的干莲蓬倒显得别有一番韵味。
     夜不闭户的田园生活
   “这里虽说是城郊,但日常看看头疼感冒什么的也是蛮方便的。有一次,我吃坏了肚子,坐上班车几分钟就到小区卫生院了,快的不得了。”黄奶奶说,“虽然小毛病这里看起来很方便,但是要是有什么心脑血管疾病的还是不要来这里住了,附近没有大医院,太危险了。”
   “虽然不像在南京市里面那么热闹,但好在平时自己可以种种菜,画画花鸟鱼虫,吃吃自家树上结的果子。园子里的冬瓜都长得巨大,大到吃不完,得空便给左邻右舍送去一些。”黄奶奶的妹妹告诉我们,这里邻里之间关系非常好,即使家中无人,大门也无需上锁,有时回南京待得久一些,家中花鸟鱼虫无人照料,邻居们都会互相帮忙浇水喂禽,得空我也会去帮你打理打理杂草。
   还未进门,就已经听到了从后院传来阵阵“咯咯”声。黄奶奶转身就走入厨房,从冰箱里拿出喂鹅的冰镇“小鹅草”,笑着说:“是我养的鹅,他俩我从小养到大,和我可亲了。这不,我刚回来就开始叫了,估计是饿啦。”鹅似乎比狗还要更通人性一般,见到黄奶奶,开心地像个孩子一样,“咯咯”地围着她转圈圈,叫声里充满了嗲气。
     小区住户九成都是南京人
   黄奶奶一直在和县和南京双城间来回居住,虽然这里设施配套不如市区方便,但女儿会常常来住,多数时间黄奶奶的妹妹也会过来陪伴。
   湛蓝的天空不时传来飞鸟划过的声音,饱餐后的大鹅眯着眼睛靠在一起晒太阳,整个小区显得格外安静,“有的时候也会觉得有些孤独,毕竟女儿还没退休,有工作要忙不能天天来陪我,外孙女也已经定居在了国外,只有到了年底的时候,一大家子才能团聚在一起。”黄奶奶房间里最显眼的位置,还保留着外孙女小时候弹过的钢琴。
   黄奶奶说,等到女儿退休的时候,他们也许会举家迁往国外生活,这里的房子也许会被卖掉。“也不知道到了国外能不能适应”虽然话语中说的是她的担心,但从黄奶奶的眼神中能够看到,她对全家人团聚的期待。
   在这里,像黄奶奶这样的老南京人不在少数,接近九成住户都是南京人。他们平时会在这里住一段时间,然后回南京住一段时间。小区每天都会有多趟往返小区和南京的班车,晚上的南京班车点,仍有不少老人在路边候车,他们要赶回去,回他们的桃花源去。
   相比养老院,这样的跨省养老方式,似乎更受南京阿公阿婆们的喜爱。既能在自己生长扎根的南京城生活,又能到离家不远的“世外桃源”享受田园生活,“不管住在哪儿,还是和家人在一起最好。”黄奶奶手捧从树上刚摘下来的柿子,笑得很甜。《拾城》作为腾讯大苏网视觉栏目现面向社会征稿,稿件经采用我们将给予不同档次稿费,同时欢迎提供线索爆料,请联系我们:电话:025-83507292-48077;邮箱:295927677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