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城37期:产科医生的苦与乐

分享到:
产科医生的苦与乐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苏网及作者授权)


   你的儿女,其实不是你的儿女。
   他们是生命对于自身渴望而诞生的孩子。
   而产科医生,便是用一双有温度的手迎接生命。
  
   穿过安静的走廊就是vip接诊室,下午的阳光透过窗户照进宽敞的房间,接诊桌前两张皮质沙发椅柔软干净,光亮的洗手台上摆放着小小的多肉植物,这里的一切陈列都传递着令人安定的讯息,产科医生葛玲霞端坐在问诊桌前,她在接诊间隙喝了口水,接过助手递来彩超的同时迎来了下一位患者。
   进来的是一位独身前来的准妈妈,葛玲霞询问过基本信息后便开始分析她的四维彩超:“片子上看孩子的脊柱、胎心、胎盘位置都没有问题,不过你的羊水明显偏少,是不是水果吃多了,水喝少了?”葛玲霞递出彩超单在上面比划,“孩子的脐带绕颈两圈,虽然脐带绕颈最严重的后果是孩子窒息死亡,但是你也不必过度紧张,因为孩子会不断变化,也许几天后再检查情况就不一样了。”
   年轻的准妈妈露出忐忑的表情,她的视线在葛玲霞脸上和彩超单上交替,葛玲霞感受到不安的注视,再度开口:“不过你也可以自己监护孩子,比如定时数一数胎动,如果有问题可以立即跟医院联系。”她的声音温柔好听,及时的安抚让这位准妈妈安定不少,她后来说,好医生望闻问切的不仅是患者的身体,还有心理。
  
   榆林孕妇事件医生缺少沟通 也曾遇见婆婆坚持顺产
  
   送走最后一位问诊人,葛玲霞换了个放松的姿势,她从医三十多年,纵使积累下一身精明的医术,但被问到产房外见过的形形色色的故事,依然不胜唏嘘。“遇见过婆婆坚持让准妈妈顺产的,因为剖腹产恢复更慢,至少要两年才能怀上二胎。还有孕妇的丈夫在产前出轨,她们产后就患上了抑郁症。”葛玲霞说每个孕妇的境遇不同,她能做的只是让每个患者能够相信、依赖她,不求墙上有多少面锦旗,但求三十年来问心无愧。
   葛玲霞说产科医生区别于其他医生最大的不同,是更需要温度,他们需要用一双温热的手,去迎接生命。“最近榆林孕妇跳楼事件影响甚广,从医生的角度出发,医生反映速度的不及时、对产妇精神关怀的缺失和医院硬件安全设施的不足是我首先看到的,当然,孕妇的家人也有责任。”葛玲霞仔细关注过这件事,她从细节入手分析着悲剧的根源,但没有过多评论孕妇的家人。她只是提到,关于顺产还是剖腹产,医生和患者需要进行充分的沟通。
  
   曾在轿车上为孕妇接生 爱跳广场舞喜欢穿旗袍
  
   葛玲霞被问过最多的问题就是“生孩子到底有多痛?”面对这个问题,她给出了更客观的解释,“每个人的痛阈值不一样,也就是对疼痛的敏感指数存在差异,所以对‘有多痛’这个问题,根据不同个体的情况也会存在巨大差异。”她曾经在轿车后座为偶遇的孕妇接生,“那个孕妇是顺产的第二胎,所以整个分娩过程很顺利,虽然没有任何麻药,但她感受到的痛楚并不强烈。”
   其实葛玲霞并不是一个典型的产科医生,她烫着一头卷发,脸上有淡淡的妆容,她是位被岁月雕琢过的美人。“尽管会忙到48小时不回家,我还是尽量保持一些自己的生活空间。”或许是每天都会见到新生的小生命,葛玲霞的周身也充盈着一种年轻的气息,她爱好广泛,许多病人想不到,她不仅爱垂钓,还喜欢跳广场舞,她甚至是旗袍协会的会员,闲暇时刻穿着一身心仪合体的旗袍去聊天会友,对一个产科医生来说,还有比这更浪漫的事吗?
  
   与双胞胎有缘 想再做些有意义的事
  
   也许只有充分体会生活的乐趣,才能不被生活的枯燥消磨尽耐心,或许葛玲霞是天生的产科医生,她说自己与双胞胎有缘,曾经两天内连续接下3对双胞胎,也曾接生过12.6斤的新生儿,她说那个头的婴儿抱在手里沉甸甸的,她能感受到的喜悦也同样有分量。
   “产科医生需要同时掌握内科知识、手术知识和急救知识,还要具备机智、勇敢、顽强的品质。想做个好产科医生,很难。”聊天临近尾声,葛玲霞露出一些感慨,采访结束她还要参加一场院内培训,作为主讲人,她捧着一叠厚厚的讲义微笑着说:“虽然年纪大了,但我愿意留下来,再做些有意义的事儿。”《拾城》作为腾讯大苏网视觉栏目现面向社会征稿,稿件经采用我们将给予不同档次稿费,同时欢迎提供线索爆料,请联系我们:电话:025-83507292-48077;邮箱:295927677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