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城35期:“老男孩”代表南京亮相纽约

分享到:
老男孩“水培情缘”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苏网及作者授权)


   “好气哦,今天居然停水了”刚进店门,就听见店内的些许抱怨声,“你们来的真不是时候,楼下在修消防栓,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修好,水培店停水,简直不能想象吧!”这就是上海路81号绿荫阁水培店老板:一个看上去沉稳端庄的“老男孩”。
   “老男孩”笔名张慕晴,今年36岁,外号老张。导游出身,文艺咖,机车族,创业12年,5辆机车,2只猫,1条鱼。9月初,有关他的视频将会展现在纽约中央火车站。
   进了纽约南京周,无数的朋友都在吐槽老张代表南京亮相纽约这件事,老张一脸自信满满的样子:“因为我是土生土长的南京人。”
   “城南人,老门东、夫子庙和中华门那块儿,就是我小时候住的地方。我对上海路有情结,心中这种文艺的感觉一直都在,这里曾经是新潮店铺聚集的地方。”老张喜欢聊南京,喜欢聊南京人,南京事儿。
   老张的机车史从2001年开始,截至今年,他先后入手过5辆机车。最新的两台,一辆是2015年的四缸街车川崎Z800,8万多,还有一辆是2017年台湾光阳最新产品双缸踏板车AK550,11万6千块。谈起机车,老张滔滔不绝:“我不是飙车族,也反对飚车,只是单纯喜欢驾驶机车,因为机车的驾驶方式在地面交通工具中最接近于飞行模式。”
   慵懒的二楼从脚边晃过,胖胖的肚量越来越稳健的步伐,很难想象这是绿荫阁老张嘴里那个胆小到活动范围不出门口台阶的“店铺女神”,找了一个姿势,就这么坐定,老张曾自认绿荫阁的成功二楼三楼功不可没。
   二楼三楼?谁是楼主?老张逗乐了“当然是我”,聊起创业史,墙壁上满满当当的照片算是一种见证。“2004年,我在夫子庙带团,一个高高瘦瘦的上海姑娘,请我帮她拍照片,后来我就和这姑娘成了朋友。那年年底,她送了我一个生日礼物,一个很漂亮的玻璃瓶,里面泡着两三根常春藤。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所谓的水培植物,我并不知道水培这个专业名词,只能跟别人形容是种在水里的草。当时想着,南京有600万人口,哪怕有万分之一的人跟我一样喜欢这个东西,也愿意花钱去买它,这就有市场机会。”
   “半年后,我在新街口莱迪租了个墙面店铺,两米长,全是玻璃。3个月租金2万6千块,3个月一交。想着先做三个月,如果能成功就做下去,不能成功,就转行。”店铺内的暖灯照在老张脸上,衬出一幅不同于同龄人的欢脱模样。
   早晨开店到现在,老张一会儿没闲着,屋子里来回转悠,店铺的惯例是中午之前,要检查植物的基本情况,而各项准备工作则由店内的两名新学员负责打理:一个泰州姑娘,一个杭州小伙。
   “2008年,大背景是次贷危机,加上雪灾,我们的植物大量死亡,那段时间现金流几乎都快断掉了。那个时候也是第一次开口借钱,但是还是没借到,是真有想过要不要改行。但最后还是撑住了。”老张点了根烟,细长细长的烟卷牵扯着思绪,“也是2008年,南京新开了一个shopping mall叫水游城,水游城在建设的同期,设立了招商处,我带着资料去毛遂自荐,获得了商场入驻的机会。”
   8年间,绿荫阁转战商场,最终选择在广州路开店,直到2017年5月份,门店被政府征收,老张终于在上海路开了一家100平方米的门店。虽然仅隔着一个路口,但从待了8年的广州店搬走,老张多少有些不舍。
   从老店到在新店,环境变了,架构变了,然而老店里的那些物件似乎都在,尤其是老张钟爱的这潭“水池子”。而这潭“水池子”的灵性则来自于养在池中的一尾锦鲫,“这锦鲫是5年前一个韩国留学生放生在绿荫阁里的,我养它养了四年,搬店后,我就把它从老店带到新店来,它叫海棠”,老张拿着抹布把“水池子”的四周又擦了一遍。
   “老板你还会弹钢琴啊?”学员吐槽说这是顾客最爱问的事儿,聊起转角处的这台巴特罗宾逊钢琴,它和“水池子”里的锦鲫一样有故事有历史,“这台钢琴是个姑娘送给绿荫阁的,她说放在店里面,有生命力。” 老张虽然没学过钢琴,但对这台钢琴仍爱不释手。
   8年前绿荫阁的店门外刻着这样一句话“养一盆花,饲一缸鱼,爱一个人,生活的模样大约如此”。8年后,在车水马龙的上海路,闲适一处的门庭上同样刻着这样一句话“养到最后只剩花盆,饲到最后只剩鱼缸,爱到最后就剩一人,生活的信仰在路上…”《拾城》作为腾讯大苏网视觉栏目现面向社会征稿,稿件经采用我们将给予不同档次稿费,同时欢迎提供线索爆料,请联系我们:电话:025-83507292-48077;邮箱:295927677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