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城33期:“要命”爱好

分享到:
“要命”爱好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苏网及作者授权)


   哥伦布说过,正如睡眠会带来美梦一样,海洋带给每个人新的希望。
   色彩斑斓的珊瑚盛开在身旁、三四个背鳍同时在海面翻腾、引人入胜的鱼群龙卷风摄人心魄……文字苍白,深蓝的魅力只有亲临过的人才懂得,潜入海底,回归宁静,短短一瞬,千遍万遍。
   “也就是体验了一次,就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从此爱上了这个蓝蓝的世界。”杜波,南京人,10年的时候,他偶然沾染上这“要命”的爱好,然后花费7年时间、投入一百多万,只为寻觅一剂深蓝解药。
   曾在珠江路卖电脑 7年潜水1000多次
   走进盱眙体育中心游泳馆,不远处的杜波正在指导训练,六名学员趴在泳池边,听得有些入神,手臂不自主地比划着,瓦蓝的池水,清楚地映衬出每块瓷砖的姿态。他转身交代几句,三步并作两步地朝我们走过来,“现在国内喜欢潜水的人越来越多了,每周末都有不少学员从各个地方赶过来,昨晚是理论课,今早先在游泳馆练习,过会儿就去坑边了。”
   问及接触潜水的契机,杜波开始回忆那不经意的一瞥,“一直喜欢水上运动,以前会在玄武湖玩帆板,有次看电视看到(潜水爱好者)在水下,感觉蛮过瘾的。”于是,找教练、学潜水、考证书、买装备、办俱乐部,每一步,都是惊喜与挑战并存,“我原来在珠江路卖电脑,选择做潜水教练,一方面是确实喜欢,想探索更多的海洋,另一方面,也想趁这个机会去看看世界。”
   对潜水知之一二的人都知道,气瓶是资历的象征,7年光景,杜波用掉了1000多瓶气,这也是1000多次潜水的证明,“东南亚、南美、墨西哥、加拿大都去过,记忆最深的是在马来做教练,连续一个月的训练有点扛不住,一直拉肚子,但还是抱着气瓶下水了,结果下去后身体很放松,因为失重竟没有那么疼了。”谈及过往的经历,杜波开玩笑说潜水“包治百病”。
   百万搭建俱乐部 家人反对仍不愿“上岸”
   从游泳馆出来,一行人跟着杜波来到他的潜水俱乐部,两层的旧民宅,进门右手边是一整排湿式潜水服,厚度3cm-10cm不等,左手边的两间屋子,一间用来堆放手电、头套、滤芯都配件,一间用作打气房,墙上的白板清楚地标记着每天的打气时间,客厅里挂着一台约40寸的液晶电视,“这是理论课的道具,下水之前要先看5个小时视频学习理论,然后要通过相关考试。”二楼,相对局促了些,最抢眼的是那一排相对厚重的干式潜水服,“跟湿衣有区别,穿这个下水除了头发其它都不会湿,但是成本也高不少,这一件大概要20000块。”
   一圈逛下来,杜波毫不避讳地分享了搭建俱乐部的初衷,“我喜欢潜水,考证花了一二十万,但是如果每次都出国,成本太高了,其实潜水本身不算多费钱,但大多投入都给了航空公司跟酒店,经济压力太重了,所以我就想,如果国内有个潜水的地方那就太好了。”有了这个想法,杜波说干就干。
   “14年开始弄得,最初在老山那边潜,后来发烧友推荐了盱眙这里,加上俱乐部搭建,杂七杂八花了一百多万”,很多人说,为了梦想愿意不惜一切,只可惜,我们大都平凡,孤注一掷背后总有舍不掉的牵绊,“起初家里特别反对,说这个运动烧钱又小众、说我不务正业,但我真的舍不得放弃,我拿潜水当信仰。”3年来,家人看到杜波的执着、也看到他逐渐被潜水影响的生活态度,反对的声音也没那么强烈了,“孩子还小,还不够潜水的年纪,不过他喜欢画一些潜水的画”。
   “地球伤疤”变身江苏马代 “旱鸭子”感受水底第一次
   简单的参观后,杜波将潜水服、气瓶等打包放上车,他的动作非常娴熟,我们跟着满载的面包车向矿坑驶去,山道颠簸,车子偶尔晃荡,像极了第一次潜水的人内心的忐忑。路上,杜教练告诉我们,矿坑最早是清代的采石场,最深的地方有70多米,02年响应国家号召关闭了,当时这里寸草不生,后来飞瀑顺着人工开凿的岩壁流下来,才成了现在的样子。
   “其实坑潜和海洋潜水还是有区别的,矿坑的水质、能见度相对差一些,所以难度更大,因为人在低能见度的情况下更容易紧张。”十分钟后,面包车缓缓停下,我们走到矿坑边,潭水碧绿,微风吹过泛起阵阵涟漪,周围的山峰呈环形分布,险峻挺拔,一排排矮松傲然挺立在山体之间,整个山坡都是苍翠欲滴的浓绿。
   “怕,真的怕,刚下去的时候就呛了一口水,气瓶太重站不起来,感觉身体在往下降,我拼命扑打水面,教练一把把我捞了起来”,为了真切地感受江苏马尔代夫,我们的“旱鸭子”摄影师第一次尝试了这项“要命”的运动,“穿衣服的时候就比想象地要困难,衣服橡胶材质的特别紧,用了好大力气,穿了20多分钟”。后来的体验中,“旱鸭子”跟着教练学习用嘴呼吸、面镜排水,然后慢慢下潜,“有看到鱼,但不是很多,下面有两艘沉船,还有一面镜子。”杜波在一边解释,镜子和立方体是俱乐部特地放置的,是为了让学员看到自己水下的姿态,也是为了训练。
   最小学员仅十岁:长大以后,我要潜遍这世上每一抹深蓝
   很多人潜水是为了寻觅海底的奇观,对于矿坑的“风景”,杜波也是有一说一,“水质对人体肯定是无害的,但景色确实不如深海,这里更适用于国内潜水爱好者练习技能”。言谈之间,他的手机频繁响起,都是预约来电,杜波展示了自己的记事簿,满满当当,课程已经排到下个月,“6-9月是旺季,今年到现在接待了几百人次,一个月只能趁非周末回家待一天。”
   谈到潜水和学员,杜波总有说不完的话,“一般都是组团来的,一来好几个,最远的有北京的、沈阳的,坐飞机过来专门学习,一趟下来要一万多。”资料显示,世界上年纪最大的潜水爱好者是95岁高龄,有人觉得不可思议,杜波给出了自己的解释,“我们这里年纪最大的学员有60多岁的,学得不比年轻人差,潜水不是极限运动,是一种生活方式,它不受年龄限制,只要你呼吸正常,残疾人也可以进行这项运动。”
   采访间隙,矿坑边迎来了一位小学员,看着周遭大人背上装备的瞬间,他的眼里满是羡慕,“爸爸特别喜欢潜水,他带我去过马尔代夫,我去年就已经体验过了,今年就可以考证了”,小小年纪却有大大的梦想,他说,长大以后,一定会潜遍这世上每一抹深蓝。
   结语:
   天空下起绵绵细雨,学员们的训练并没有因此中断,或许,这就是杜波口中,信仰的力量。《拾城》作为腾讯大苏网视觉栏目现面向社会征稿,稿件经采用我们将给予不同档次稿费,同时欢迎提供线索爆料,请联系我们:电话:025-83507292-48077;邮箱:2959276770@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