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城31期:南京rapper

分享到:
南京rapper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苏网及作者授权)


  ——多大开始接触说唱的?
   ——03年,17岁。
   ——那有十多年了,你前两天好像过的30岁生日。
   ——没有,我今年刚18。
   ——b-_-b
   这就是MC光光,和他的光式幽默。
   不曾接触说唱的人或许对这个名字有些陌生,但他前期的《喝馄饨》《挤公交》却是每个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张口即来的,那时候,他是饶舌团体D-Evil中年纪最小的成员。如今14年眨眼间,他刚过而立,脸上显示出的平静,让人看不到太多岁月的痕迹。
   今天的采访约在FREE-OUT工作室,这是他一手创建的厂牌,面积不算大,40平的样子,停留在音轨剪辑的界面、摆放有点无章的调音台、潦草写着歌单的白板、显示着游戏界面的液晶电视,还有一间专门的录音棚、贴着隔音材料的门框,以及用黑色水笔写着FREE-OUT的落地窗,每个角落都不被浪费、每个细节都是他们日夜颠倒的证据。下午四点,他准时出现,棒球帽、白T恤、运动鞋,干干净净,没有一丝江湖傲气。
   关于《中国有嘻哈》:“最近有在关注 希望它能走得好点”
   他的微博名叫低调王,平常生活中,跟很多同龄的南京小杆子一样,喜欢看球赛、喜欢打游戏,但到想表达自己的时候,也丝毫不会畏惧和顾忌。近日,斥资两亿的真人秀《中国有嘻哈》大火,节目刚播出,“有黑幕”、“不公平”的标签就迅速充斥荧屏,国内很多rapper坐不住了,这里也包括光光,他曾在微博写道,“中国肯定有嘻哈,但肯定不是在爱奇艺。”
   采访之初,光光有一说一地表达了自己当下的看法,“一开始是怼过,但还是很希望这个节目能走得好点,我最近也在关注,上期就有看,每个做说唱的都不会希望hiphop在中国弄得丢人。”他的手在空中比划着,语气听不出太多波澜,但神情中的坚定不容置疑,“才想起来,顾着说话忘记给你倒水了”,说着他走到饮水机前倒了一杯,又回到沙发上坐好,继续刚刚的话题,“这个节目有它的好处,对于一些符合大众路线的rapper必然是有帮助的,它的诞生也是市场决定的,因为现在hiphop火了,年轻人喜欢了,才会出现。”这是大势所趋,对于国内坚持说唱多年的人来说,最好的时代来了。
   关于生活:“现场唱diss很没风度,离开电台有工资原因”
   今天的采访约在FREE-OUT工作室,这是他一手创建的厂牌,面积不算大,40平的样子,停留在音轨剪辑的界面、摆放有点无章的调音台、潦草写着歌单的白板、显示着游戏界面的液晶电视,还有一间专门的录音棚、贴着隔音材料的门框,以及用黑色水笔写着FREE-OUT的落地窗,每个角落都不被浪费、每个细节都是他们日夜颠倒的证据。下午四点,他准时出现,棒球帽、白T恤、运动鞋,干干净净,没有一丝江湖傲气。
   谈说唱,离不开diss(指一首歌曲主要是为了诋毁或侮辱其他人或团体,而用歌曲攻击别人的趋势开始变得愈来愈普遍后,成为了会互相竞争的嘻哈的一种文化、风格),不少人认为diss仅仅是用大胆露骨的词宣泄不满与愤懑,其实这是一种误解。“说唱歌手多了,观点也越来越多,把观点放进歌里很正常,我也有diss的歌,不过没有在现场唱过,歌迷支持你,可能也会支持你的diss,但人家也有可能两边都喜欢,你不能太小家子气。”采访中,光光一直强调做说唱的人可以有爱憎,但不能没有风度。
   有人把说唱看做一种兴趣、一个面对真实自我的方式,也有人是将之视做一生的事业,最初,光光可以说是前者,09年到13年间,他有一份稳定的电台DJ工作,不过后来选择离开,“工资太低了,哈哈开个玩笑,不过也是真的蛮低的”,他说得real(真的)耿直,“当时是想换个环境,那时候不接私活一年收入10万左右,最近这半年如果想赚还是能赚蛮多的,愿意的话每周末都可以演2场,不过我们还是接一阵演出停一阵,需要创作期,话说回来,那会儿同事关系真的很好,现在也会常联系。”
   关于音乐:“你给我钱和名气我不会拒绝,但做音乐的动力不是这个”
   “rap不是上台乱蹦,价值观、导向性一定要正,我会希望自己的歌能够去影响到一些人的想法,就像父亲节推的《小马》,跟白天不亮合作的,他是一位父亲,他希望更多父亲可以听到,而我也觉得如果真的有些父亲听到后愿意去改变,意识到我给孩子铺的这个路可能不对,应该听听孩子自己的主观意见,那就很有意义了。”光光坦言,刚接触说唱的时候南京完全没人懂,“就一群人跟网友聚会似的,或者直接网上语聊,一起做歌,”到后来,他会去思考,自己能为中国hiphop带去什么,听他歌的人又能从中得到什么。
   有时候,看着舞台上星光熠熠的歌者,人们特别容易去忽视他们背后所付出的多于常人数倍甚至更多的心力,而看见被掌声和鲜花包围的宠儿,也总有不怀好意的人会去质疑他们唱歌的初衷。“钱、名气、尊重?当然了,你给我这些我也不会拒绝,但这肯定不是我做音乐的动力,我觉得我们这一代rapper付出的远比得到的少太多了,可能甜头刚要来,很多人已经放弃了,现在对我来说,能一直做hiphop就很幸运了,至少我得到开心了。”这是光光的答案,真实不做作。
   关于厂牌:“过去没有人捧我们,现在我想推他们一把”
   光光是正宗的“大萝卜”,他说南京说唱的辨识度不高,自己是有责任的,“以前市场不好,票房也惨,100多就不错了,现在好一点都会有大几百,南京一直不缺好的rapper,但光有做音乐的人远远不够。”于是,FREE-OUT诞生了,“这个厂牌最大的特色就是南京本地的说唱,他们都是靠谱的小孩,除了我还有一个91年的稍微大一些,其他都是93-95年的,最小的有个女孩子是97年的。”
   后来的采访中,二万、早安也来了,还有一位2000年的预备队员(据说是听着光光的歌长大的……),在光光眼中,团队里的歌手都是自己的兄弟,“他们风格不一,有派对一点的,有比较燥的,也有帅的,还有那种走心的,都没有那么想要走到主流、大众面前,当然红也想,不过没有那么想。”跟团队成员在一起的光光,话明显多了些,他们撸着串,回忆过往的经历,也分享着微博上的说唱视频,有实事求是的认可,也有不约而同的吐槽,时不时互怼,却也流露出心照不宣的默契。
   为了践行微博的签名“FREE-OUT一定会做大”,光光付出了很多心血,跑演出、接活动,忙得没了自己的空余时间,“我想把他们捧起来,不一定要做到什么高度,但是至少能让说唱一直养活他们,那个年代没有人捧我们,现在有机会我就想推他们一把。”有句俗话是,人红是非多,其实人红了,机遇和诱惑同样随之而来,“会有一些找我,我相信去了可能对自己也有好处,但既然做了厂牌,就想坚持下去,尽管任重道远,这几年还是想把主力放在上面。”
   有时候,看着舞台上星光熠熠的歌者,人们特别容易去忽视他们背后所付出的多于常人数倍甚至更多的心力,而看见被掌声和鲜花包围的宠儿,也总有不怀好意的人会去质疑他们唱歌的初衷。“钱、名气、尊重?当然了,你给我这些我也不会拒绝,但这肯定不是我做音乐的动力,我觉得我们这一代rapper付出的远比得到的少太多了,可能甜头刚要来,很多人已经放弃了,现在对我来说,能一直做hiphop就很幸运了,至少我得到开心了。”这是光光的答案,真实不做作。
   关于爱:“从前我为自己唱,以后更多想照顾她们”
   翻看光光的微博,你会发现他跟想象中该有的样子有些出入:时不时去给粉丝点个赞、评论里跟他们互动,也会在烈日灼灼的日子提醒他们注意防暑,甚至还有粉丝说自己求婚策划的灵感也是源于《卧室》……说到这个话题,这个大男孩脸上有些受宠若惊,“我还没有红到回不过来,因为会非常感动,有些人支持我7、8年甚至十几年了,前两天生日,他们做歌送我,把我的歌名都串在一起,以前还录视频给我,每次演出尤其到很远的地方,周边城市的(粉丝)都会赶过去,有时候要坐几个小时车,有些(粉丝)很脸熟,我都能叫出名字了,所以我想今后不光为自己唱了,也想多照顾他们。”
   这是独属于光光的温度,但却不止于此,对于FREE-OUT成员来说,他们的光哥亦师亦友、偶尔闷骚,始终在这条逐梦的道路上给他们引导与支撑,“不是吹捧,他就是个老大哥,我们要拍MV他会给我们联系人,现在坐着的(工作室)也是他的”,二万说,生活中的光哥很会照顾人,“我能想到的全是光光在掏支付宝买单、掏微信买单,还有掏钱包买单”。
   对粉丝、对兄弟,光光都扮演着一个极尽温暖的角色,相较这两份厚重的情感,爱情这部分似乎有些缺失,他坦白有些作品会跟先前的感情经历有关,“上张mixtape有讲到陪伴,就是一种忽近忽远的距离,做一件事的时候(希望)她去陪伴你”。说到这个话题,光光声音低了些,“我还是单身,有点惨吧,挺难找对象的,以前也有过交往两三年的,但现在自己的心态、状态还没到那个阶段,可能还不适合结婚。”对于择偶标准,他直言非常看重默契度,最中意善良不拜金的姑娘,而早安则强调“有趣的灵魂不可或缺”。其实,或早或晚,总会有一个人,只为了你而来,一定要坚信。
   结语: 有人钟情说唱,是因为喜欢带入到故事里的角色,用不同的视角去看待这个世界; 有人追逐说唱,是因为想要面对真实的自己,希望平淡无奇的人生变得有血有肉; 有人痴迷说唱,仅仅是因为很单纯的喜欢,不知道如何放手,一生将之视为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