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城28期:水乡油田守望者

分享到:
水乡油田守望者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苏网及作者授权)


   姚金华早上出门时,儿子还没醒。她小心翼翼穿上厚重的工作服,又轻手轻脚地推开门。这是6月19日的早上6点40分,太阳已经升起来了,照耀着金湖县城旁刚刚收割过的麦田、纵横交错的河流和远方日夜不休的抽油机。江苏油田的通勤车上总有一股挥之不去的石油味道。乘客们都习惯了,有人在打盹,有人玩手机。这只是漫长通勤路的第一步,接下来,姚金华和她的同事们还得坐船,才能抵达位于金湖县戴楼镇的湖心岛平台。每天花在路上的时间要超过3个小时,这样的通勤成本在别处早就引来吐槽、抱怨或者干脆辞职,但在油田,人们仿佛不在乎。“习惯了,20年来天天如此。”姚金华说。
   就连大部分江苏人都不知道江苏油田,但这块全国独有的“水乡油田”已经在江苏存在了42年。从1975年4月23日启动石油会战,到现在累计发现37个油气田,原油年产量超过170万吨,江苏的大地上终于建起了一座以油气勘探开发为主,石油工程技术服务、石油炼制和盐卤盐硝开发等综合发展的国有大型企业,目前,中石化江苏油田已成为中国南方陆上最大的石油工业基地,累计生产原油4000多万吨。“江苏油田的地质环境极其复杂,开发难度高,跟别的大油田比,开发成本也高。”业内人士用“螺狮壳里做道场”来形容在江苏这片富庶土地上采油的艰辛,“只要有一点点油,我们就不放弃,日产不到一吨的油井,在别的油田可能早就被放弃了,但这里不行。”这样的条件导致采油成本上升,也促进技术进步。在一份递交给中石化总部的报告里,江苏油田这样写着:困难面前,江苏油田科技工作者解放思想、克难求进,把目光逐步从“小碎贫散”瞄向“低、深、隐、难”,相继攻克了小断块、稠油、低渗透、隐蔽性等油藏类型的世界级开发难题,形成了一整套适合水乡油田特点、复杂小断块滚动勘探开发一体化技术系列。依靠理论创新和科技进步,原来致密、低渗、深层这些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螃蟹爪子”,经过江苏石油人的精雕细刻,一块块、一个个变成了流金淌银的“聚宝盆”。
   江苏油田被称为”水乡油田“,也被称为”花园油田“,这是因为江苏油田的油井都位江苏省高邮市、江都区、邗江区、东台市等地,这些地方都是水网密布的江南水乡。这里环境优美,自古以来便是物产丰富的鱼米之乡,但对于油田来说,这带来了新的难度和独有的困难。“以我所在的湖心岛为例,第一个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污染。”姚金华说,采油平台周围的“湖水”,是附近居民灌溉和捕捞的场地,也是金湖县自来水厂的水源地,所以,这里绝对不能污染。为了达成这一目标,江苏油田采取了一系列的措施,比如铺在油井周围的塑料薄膜,姚金华和同事们要日常进行的巡查工作,或者常年摆在平台最方便位置的围油栏等。毫无疑问,这些都增加了采油成本,也增加了姚金华们的工作量。水乡油田面临的第二个问题,是水。每天早上,姚金华在乘坐了一个小时班车后,会抵达采油平台对面的码头。然后,乘坐俗称“飞鱼”的快艇穿越3公里左右的水面,抵达岛上。“飞鱼只能坐6个人,多了就会很危险,在水面上时,船颠得厉害。”姚金华说。更要命的是,江南水乡的汛期。每年6月开始,江南水乡就进入了雨季,丰沛的降水让这里物产丰饶,也让水体水面上涨。每年汛期,湖心岛也就变成了孤岛。“采油平台大概离地十米,还好,水最大的时候也没淹到平台,但就差一点了。”姚金华形容汛期上班时的景象,“四周看去一片汪洋,采油机只能看到尖,因为风雨,飞鱼上不来,人也下不去,只能依靠库存的方便面和矿泉水度日。”姚金华最长的被困记录是40小时,这也让她在说起“方便面”这三个字时,下意识吐了一下口水。今年又到雨季了,采油平台上增加了更多的食物储备,也新加了一台冰箱,但今年水有多深,谁也不知道。
   汛期、污染这些问题已经纠缠了江苏银行40多年,但眼下更现实也更为严重的问题是,油价暴跌带来的“中年危机”。“我们自己也开车,你说希望油价上涨还是下调,这根本就是一个不可调和的矛盾。”油田一位工作人员说。 近几年油价暴跌带来了一系列的问题,首先是效益下降,紧接着是福利减少,愿意来油田的年轻人也越来越少了,奔跑了42年的江苏油田开始放慢脚步。在湖心岛采油平台上,最年轻的成员是刘义涛和陈虎松,他们俩都是90后,也是江苏油田子弟技校最后的学生——油价下跌后,曾经是石油工人主要来源的技校现在已经关闭了——这两位年轻人好学而勤恳,却不得不经历着对未来的迷茫。“我们选择油田,看中的是稳定,目前确实很稳定,不过,工资不高也是个现实问题。这些钱想要买房,很难。”其中一位年轻人说,“想要转行也不可能,毕竟之前学的,全是为油田服务的内容。”相比较年轻人的迷茫,油田的同龄工人却大多会怀念日渐失去的辉煌。“曾经油田是最让人羡慕的工作,工资高,又稳定,福利还好,但现在看,工资没有物价走的快。”江苏油田工程技术服务中心带压作业2队的队长华红峰说,他是1976年出生的淮安人,但多年的日晒雨淋让他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大得多。“而且随着效益下降,一些劳务合同工被辞退了,我们的工作量上升了不少。”一边是辞退“临时工”的力度加大,一边是新血输入减少。据悉,整个儿江苏油田去年一整年只有几十名新人加入,这在以前几乎不可想象。“总会好的吧。”石油工人们在汛期的长夜相互告慰,“开车的人越来越多,石油是不可替代的必需品,一切总会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