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城19期:探秘特警养成

分享到:
探秘特警养成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苏网及作者授权)


   3月7日,21岁的王延军第一次有了这样的体验——尽管他已经屏住呼吸,但恼人的烟雾还是从嘴角、鼻子和眼睛的缝隙里钻进来。酸、辣、嗓子里像是着了火,王延军忍住了恶心和反胃,却没忍住眼泪。
   他下意识地抬起手,耳边马上传来教官恶狠狠地一声吼,“不许捂!”
   如果在2年前高考时,有人告诉王延军他在上大学时有机会能品尝到催泪瓦斯,这个来自青海的年轻人一定会开怀大笑,并马上把这个过度的想象抛诸脑后。但在填报高考志愿之后,看似荒诞的想象马上有了现实基础。
   王延军填报的志愿是南京森林警官学院,专业是警务技战术系,“特警班”。
   一段与众不同的大学生活开始了。跟王延军一起体验这段奇幻漂流的,还有福建人蔡天伟、黑龙江人王嘉玥或者来自其他远方的年轻人们。”
   3月7日下午这30秒,成了这些大二学生迄今为止最为离奇的经历:不同于电视里拍摄催泪瓦斯时的抽象,弥散开来的烟雾在短短数秒内击倒了这些身体素质超常的年轻人。当大门打开时,他们争先恐后地跑出来,扶着墙角呕吐和咳嗽。
   “宁肯跑10个3000米,也不想再面对催泪瓦斯了。”眼泪汪汪的王延军这样想时,教官冰冷的声音传了过来,“想成为一名合格的特警,这只是个开始。”
   3月7日下午这30秒,成了这些大二学生迄今为止最为离奇的经历:不同于电视里拍摄催泪瓦斯时的抽象,弥散开来的烟雾在短短数秒内击倒了这些身体素质超常的年轻人。当大门打开时,他们争先恐后地跑出来,扶着墙角呕吐和咳嗽。
   让这帮年轻人放开抱怨的话,这段大学生涯堪称痛苦——比如说每周数次的长跑和体能训练;搏击课后身上的青紫;比一般大学严格的多的纪律;或者一次能体验催泪瓦斯的战术课。
   当然,如果抱怨换成惊喜,你获得的信息量也会更大。
   一位女学员惊喜地发现自己能轻松过肩摔一位体重超过自己一倍地对手;一位学员在穿了全套装备后,惊喜地发现自己“帅爆了”;有学员已经参与过安保任务,最近的时候离着周杰伦只有几米;这里的每个人都无需操心减肥这一世界性难题,撩起衣服,各个都有硬如钢铁的腹肌。
   当然,最大的惊喜往往跟枪火有关。
   3月8日,王延军和他的同学们上了第一堂实弹射击课,每人一把92式手枪,5发子弹。
   年轻人们紧张地把子弹压入弹夹,握住枪柄时,手心里满是汗。标靶在15米之外,教官柳迪文挨个指导着姿势,但每个人的胳膊还是忍不住颤抖。子弹飞了出去,标靶后面的土坡上冒出一阵轻烟,枪口冒出花火,枪响了。
   只有少数子弹中了靶,但这仍让人兴奋。年轻人们交流着新奇的感受,“爽”,好几个年轻人这样说。
   柳迪文显得淡定多了,“你们以后会经常打实弹的,我保证。”他说的是实话,根据课程安排,“特警班”的学生在大二下学期到大三上学期的整整一年时间里,每个人将打掉接近1000发各种子弹,熟悉各类枪械,各种环境下的射击也是必考科目。
   战术课、搏击课、射击课,甚至战训创伤防护,这些“大学课程”并不常见,却充满了实用性。
   “这是我们多次外出考察学习,又经过时间淬炼之后的选择。”南京森林警官学院警务技战术系主任、特警办学创始人周波说,“很多人不知道,我国公安基层民警警务技能战术水平普遍不高,执法战斗中经常有伤亡,这很让人痛惜,所以,我们在2001创建了首届特警班。”
   16年后,特警办学在校生由最早的40人,发展到如今601人,已经由1356人由此毕业,大部分都进入公安系统工作。
   “科学训练育体魄,严格管理育警魂,文化学习育精神。”周波介绍说,特警班毕业生遍布全国,一部分人成为了真正的特警,大部分人都进入公安系统工作,而所有人都在学校得到了锻炼。
   如今,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进入特警班。在休息时,他们的青春并没有任何不同,也会聊天、自拍、玩《王者荣耀》。等到穿上警服,他们的青春马上就不一样了。
     毕竟,这段青春里有挥汗如雨,有责任如山,也有让人瞬间睁大眼睛,屏住呼吸,肾上腺素飙升的枪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