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城17期:最后的煤球厂

分享到:
最后的煤球厂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苏网及作者授权)


   上个世纪90年代,南京的煤基厂几乎偏地开花。2000年,南京市颁布“禁煤令”,煤球开始渐渐淡出南京人的视线。如今,南京主城区的煤基厂寥寥无几,盛极一时的煤球产业也日趋没落……
     老姚的煤球生活
   姚彦华,54岁,安徽亳州人,煤基厂老板。老姚28年前来到南京,靠小小的蜂窝煤,他把3个子女拉扯大,供孩子们读完大学,还在南京买了房,扎下了根。
   谈起煤球,老姚有着说不完的话,1988年,他孤身一人跑到南京闯荡,最开始在南京燃料公司做送煤工,后来他干脆办起了煤基厂。因为厂子规模大,上世纪90年,老姚还参加过市政府召开的“煤篮子”会议。老姚说,煤球最鼎盛的时候,从五塘广场到三岔河,沿途有17家厂。现在鼓楼和下关两区合并,这么大一片就只有他一家在坚持了。
   姚彦华的煤主要来自安徽淮北和山西阳泉,由矿上通过运煤列车运到煤矿专用货场,然后再用汽车到那里去拉煤。和煤打了快30年的交道,老姚说,即便是煤炭供应最紧张的时候,他都能搞到煤。现在,老姚的煤基厂从原来的日产五六万只煤球锐减到每天只有五六千只。今年,煤炭价格暴涨了百分之八十,一吨煤加上运费要900多块钱。一只煤球卖4角5分钱,每做一个要贴1分钱。老姚说,来这拉煤的,都是二十多年的老交情,大家都不容易。刚认识的时候是“小杆子”现在都成了“糟老头”。自己好歹是把房买了,孩子大学毕业都有很稳定的工作,能让一点是一点,也算帮帮大家。
   原先跟随姚彦华做煤基的工人有五十多个,现在只剩十几个人。老姚说,当时17户人家,出了16个大学生,现在有当医生的,有考上公务员的,穷人的孩子懂事,学习拼命,工作也拼命。老姚说,自己孩子一直劝他把厂子关掉,回家休息。老姚也动过这个念头,可有一次,一个70多岁的老人,大老远骑自行车到他厂里买煤球,说烧了这么多年煤气,还是煤球炉炖出来的鸡汤好喝。让老姚打消了回家的念头,他说,厂子能开一天算一天,等到真开不下去了,再说吧,毕竟还有那么多“粉丝”呢。

  

Tencent AI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