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城15期:候鸟儿童 我想在爸妈身边上学

分享到:
我想在爸妈身边上学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苏网及作者授权)


   “妈妈这个多么熟悉的称呼,对我来说又是多么的陌生。因为从小到大我和妈妈在一起的时间还不到一年,在我两个月大的时候爸爸妈妈就到南京打工去了。有时一两年才回来一次,在家只待几天就走了,小时候看见别的小朋友牵着妈妈的手,觉得那是多么的幸福,我在想妈妈您在哪里?”这是候鸟儿童郑怡欣的暑假作文《我的妈妈》一文的开头。郑怡欣今年11岁,上小学5年级,是来自安徽阜阳农村的一名候鸟儿童。
     环卫工夫妻 离开老家13年
   郑辉今年38岁,爱人比自己小一岁。2000年夫妻俩来到南京打拼,从最初的工地零工到收废品,各种各样的活夫妻俩都试过,一晃就在外闯荡了13年。对于11岁的郑怡欣来说,和爸爸妈妈聚少离多,他们早已成为了最熟悉的“陌生人”。其实郑怡欣还有个姐姐和弟弟,他们幸运地跟在爸爸妈妈身边上学。说到这里,郑辉不由得又叹气起来,“三个小孩带在身边实在是困难·······”。
   在南京浦口区浦口街道的一处偏僻民房,那里是郑辉一家在南京临时的家。没有粉刷的砖头墙,简陋的厨房和院子显得有些破败,两间卧室是郑辉和孩子们的房间。屋顶用广告布封顶挡雨,郑辉告诉我们,南京下大雨的那几天整个房间都泡在水里。尽管如此,每个月还要支付500元的房租。
   郑辉和爱人当环卫工已经有9年了。郑辉干的是大早班,每天凌晨4点起床出门,需要把所负责区域内的垃圾全部托运走。正常是赶在上午9:30垃圾站关门之前做完的活,郑辉一般9点左右就能干完了。多余的时间郑辉就去干点零时工补贴家用,附近的工厂需要装车师傅,装一车货三个人干三小时,平均每个人能挣四五十块。郑辉的爱人则是街道环卫工,每天六点起来开始清扫街道,一直工作到下午5点多才下班。夫妻俩一个月工资加起来能有3000多,但两个孩子带在身边上学,一家四口每个月开销下来也所剩无几。
   在外面闯荡13年了,说起环卫工这个工作。郑辉不觉得苦和累,因为没啥技能这个工作干久了也就有了感情。郑辉说不管什么工作,只要尽力了就有回报,跟有钱人比幸福,那些千万亿万富翁的多得是,根本不能比,做什么只要尽力就行了。
     姐姐和弟弟在爸妈身边上学 我很羡慕
   11岁的郑怡欣从出生开始就跟随奶奶在老家生活,每年的暑假爸妈就会把她接到南京团聚。在安徽阜阳的那个农村,怡欣的小伙伴们都跟她一样,是留守在家的候鸟儿童。不同的是,怡欣的姐姐弟弟却跟在爸妈身边。每当有人问起,小怡欣总是低头不语。
   习惯了每天和同学一起去上学,习惯了每天和奶妈一起生活,也习惯了犯了错没有爸妈责怪。很快的这个小姑娘长大了,心里的心事再也藏不住了。前年的暑假,在爸妈照例送怡欣回家的时候,怡欣终于开口跟爸妈说:“我也想留在南京上学,像姐姐弟弟们一样每天和爸爸妈妈一起生活。”郑辉回忆起当时,眼泪瞬间就下来了。女儿终究是长大了,也有自己的想法了。
   这几年,郑辉夫妻俩也为小女儿来南京上学的事奔走过,但最终都是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没能实现。怡欣也理解爸妈的难处,再也不提来南京上学的事,但每次过完暑假回老家,爸妈总能从她的脸上看出心事。问起郑怡欣最大的愿望,小怡欣犹豫了一下说还是快点长大吧!长大了自己就有能力到爸妈身边生活。当又被问到如果有机会来南京上学会怎么做?小怡欣毫不犹豫的说:“一定会好好学习,把成绩提高,不丢爸爸妈妈的脸。”
     候鸟儿童的暑假作文《我的妈妈》
   “妈妈曾经告诉我,等条件好了就会接我到他们身边和姐姐弟弟团聚,可是至今也没有实现。有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我梦见和姐姐弟弟一起上学,放学后一起玩老鹰抓小鸡游戏,我一把抓住了弟弟,我们开心得笑起来···这时候奶奶把我喊醒起来上学。每次暑假来到你们身边,看到你们下班回来很辛苦,可是你和爸爸总是笑眯眯的,我问你们累不累?你告诉我再累也要笑着,再苦也要坚持,只要坚持就会看到希望。暑假就要结束了,我又要离开爸爸妈妈回到老家。我会把心愿埋在心里,只要坚持,总有一天我会来到你们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