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城01期:城市守夜人

分享到:
城市守夜人

图/蔡敦昊 文/龚天一(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苏网及作者授权)


    当城市马路上的车开始变少,街道上的路灯开始点亮,万家灯火通明,这座城市的夜拉开了序幕。 生活在城市里,无法明确地界定,夜开始的时间。当大多数人和家人吃过晚饭,开始看电视、聊天的时候,他们的工作才刚刚开始。
    【每周一期 只想把最好的状态送给夜间的车友】
    九点,南京交通广播《欢乐嗨九点》准时开播。当天主持节目的是南京本土著名的主持组合大聪、薛子。他们两主持的一档早间节目,目前在南京有二十万的听众。每周一天,主持晚间节目,为了让白天没时间听广播的人在晚上听他俩唠嗑。 伴随他们欢快的声音穿透夜色,传入耳边,我们的故事也从这里开始……
    【曾经为抢修电路拉闸 被不理解的市民砸过垃圾】
    晚上九点半,南京云锦路。南京供电公司配电运检室“石城供电抢修服务队”的袁立新便带着队员们出来巡视电路了。老袁今年50岁,地道的南京人,18岁进电力系统一干就是30年。今天老袁他们第一站来到云锦路附近的居民小区。因为晚上是用电的高峰,所以也是最容易出现电路事故的时段。老袁的队伍一共8个人,2人一组巡视。每天晚上奔波于辖区的各个变电箱,电塔等电路设备。一口地道的南京话,老袁讲起他跟他热爱的电力事业便是滔滔不绝。 老袁说,夏天是最难熬的季节,如果遇到台风、强降雨这样的极端天气,24小时都要不间断地巡视电路。即便这样,也会常常遭遇不理解的市民。老袁回忆,曾经半夜关闸抢修电路,被小区居民扔垃圾辱骂。往往这时候队员们只能边解释边加快抢修。“因为这些市民不了解情况,我们也能理解,关闸也是为了保障我们队员的安全,一般情况下都会带电抢修,不影响老百姓生活用电。”提起这些委屈,老袁一脸微笑,仿佛这些不愉快都未曾发生过。
    【8年的夜班 从未参加过孩子的家长会】
    晚上10点,南京市公安局玄武分局梅园派出所的报警电话变得频繁。赖永玉,54岁,南京人。上世纪80年代入伍,1994年转业到南京市公安局玄武分局,成为一名社区民警。南京的治安相对较好,所以赖警官常常接到都是邻里纠纷的警情,对于这些算不上“警情”的事,赖警官在到达现场,了解情况后,都会以劝解为主。虽然常常处理这样的邻里纠纷,可是赖警官丝毫不敢松懈。赖警官说,邻里纠纷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小事不处理好,就会留下隐患,把隐患解决在萌芽,就是我们社区民警的一项重要工作。从警多年的赖警官总结出来一条规律:夏天的案情多于冬天,周末多于工作日,白天多是经济纠纷,晚上多为喝酒闹事。

    相比之下,同是梅园派出所的王警官会显得更繁忙。王祖康,39岁,山东人。05年成为1912的社区民警至今8年。王警官的管区是南京最热闹的酒吧街1912社区。每晚八点到第二天凌晨五点,王警官都要不间断穿梭在街区巡视 。因为在酒吧街,最多的警情就是喝酒打架。街区不到1平方公里,王警官要花3个小时走上一圈,巡视70多家场所。因为夜班的缘故,每天跟孩子相处的时间不超过3个小时,当问起孩子上几年级,王警官竟然反应了好一会儿。“因为工作陪孩子的时间太少,这么大还没参加过一次家长会”王警官苦笑着说,脸上流露出一丝作为父亲的愧意,还有一份作为社区警察的坚毅。
    【每天都能开豪车却不属于自己 梦想在南京有套房】
    12点的酒吧附近,除了喝醉的男男女女,便是骑着小车招揽生意的代驾小哥。李晓峰,28岁,河南商丘虞城县人。05年来南京,做过送货员也开过早点铺子。三年前接触代驾,晓峰觉得只要肯吃苦,赚钱还是很可观。晓峰说穷人家的成家早,自己的孩子已经6岁了,因为是家中的唯一收入来源,晓峰必须风雨无阻的出去接活,每个月靠代驾晓峰可以有6000多块的收入。除去一家三口的开销,每个月差不多还有3000块的结余。

    晓峰是个很会过日子的人,有时候代驾开到城外回不去,他会选择在网吧或者车站大厅呆上一夜,从不舍得花钱住旅馆。晓峰说常常会遇到豪车,开过最好的车是法拉利。当问起是否想哪一天开上自己的豪车,晓峰摇摇头说:“现在最大的梦想是在南京有套房子,给自己五年时间,努力赚钱买一套60几平的,哪怕是安置房。”转眼说起起房价,晓峰又叹起气来,坦言现在经济压力太大,如果五年不成功,或许就会带着妻儿回老家。                                  
    做代驾的这几年,晓峰吃过不少苦,也受过委屈。晓峰说自己是河南人是外地人,有时候会受到冷眼,他想告诉大家:“外地人也有踏实干活努力赚钱的,没有外地人来建设,城市也不会发展这样迅速。”采访结束的时候,晓峰突然说其实他很喜欢南京这座城市,一定会努力留下来。
  【夜间急诊室有生命离开的伤感 也有生命降临的喜悦】
    夜过半,鼓楼医院的急诊大厅依旧人头攒动。各种各样的伤者病人被送到医院,作为联合诊室急诊的唯一夜班护士,李丹一刻都不得停歇。   

    李丹,24岁,山东济宁人。大学毕业来到南京鼓楼医院,一晃已经三年。刚进医院的小李轮过很多科室,最终选择留在最累最辛苦的急诊室。她说,这里虽累,不过可以学到很多有用知识。

    小李回忆起刚到急诊室,第一次亲眼看到伤者在自己面前逝去,内心那种震撼和害怕现在都能清晰地回想起来。也曾看到过在急症室诞生的新生命,那种场面令人喜悦。对于“医疗纠纷”这样敏感的词,小李不会避讳,反而挺关注这样的新闻。做医生这个行业,感动多于委屈,她们很能理解家属失去的亲人的痛苦。一个班次下来,小李最多要接待200多个病患。擦药、换点滴、联系分诊医生这是一个夜班护士的工作,对于他们而言,救活一个病人,帮助一个伤者,便是最大的欣慰。“关爱生命、分秒必争”这几个字便是医生护士最大的职责。

    夜已深,马路上的车变少,路灯也变得暗淡,城市开始进入梦乡。但总有一些不眠的人坚守在自己的岗位上,守护我们的城,守护我们的梦。   
    晚安南京,好人好梦。

    协助拍摄:南京交通广播     国网南京供电公司     南京市公安局玄武分局     南京鼓楼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