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城08期:守艺人 最后的绣娘

分享到:
守艺人 最后的绣娘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苏网及作者授权)


    在苏州西百花巷的一个幽深的老弄堂,有着一家世界非物质遗产单位,这里有8位手艺精湛的绣娘婆婆,她们的年龄总和是553岁。一人一台简易的刺绣木架,一针一线日复一日,一条条布匹爬满龙凤、花草等各式图纹,一件件戏服便添上了华彩,栩栩如生。绣娘婆婆们所做的刺绣活名叫盘金绣,属于苏绣的一种。金线回旋盘于布面,再以细如发丝的红线固定,一针一线都是十足的功夫。(摄/蔡敦昊 文/龚天一)
    一份老手艺 坚守半个世纪
    苏绣的历史可以追溯到2000年前,而盘金绣这个行业历史也已经有上百年。刺绣厂1958年成立合作社,经历过体质改革的变化,一直到现在,工人们走了一波又一波,唯独这些绣娘婆婆们仍坚守着。 同样一直守候在这里还有翁姐,她现在是这个厂子的负责人,毕业至今20年的青春都奉献给这个刺绣厂。
    以前窝在老街巷子里的刺绣工厂大多都搬迁到太湖边的工业区了,生产也变得机械化,批量化。这间留存下来的厂房没有搬走,绣娘婆婆们就从苏州的各个地方过来,每天5点多起床,坐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车来到工坊,不管刮风下雨,春夏秋冬。中国很多剧院的戏曲服装都会来这家工坊定制,纯手工的戏服价格看图案量而定,从几千到几万,甚至十几二十万都有。苏州青春版《牡丹亭》、南京的《桃花扇》等剧戏服,北京上海等京剧院戏服都来自这家工坊。
    绣娘婆婆们做的多是打样的活,设计师们拿来样板跟婆婆们沟通。婆婆们很快领悟了设计者的要求,一针一线绣出图案。然后这样的样板就会发出去生产更多。像这种碎片的布面,绣一副图案少则一个礼拜,多的要一个月。完成一整件最久的要长达一年。婆婆们每天绣8小时,偶尔要加班10小时,有时候为了赶一件加急的戏服连休息都没有。婆婆们的平均年龄在70岁,本应该退休的年纪了,但是她们还是坚守着。
    传统老手艺 传承或消失
    盘金绣最传统最基本的图案就是龙凤。刺绣用的针很细很细,比普通针要细好几倍。已是古稀年纪的婆婆们穿针引线倒是很利索。仿佛是多年来的感情,针线也听了绣娘婆婆们的话。戏曲的编排在改变,传统与现代磨合,刺绣的花纹也一直在创新。然而刺绣的绣娘渐渐老去,却没有人再来问津这份手艺。
    这里的绣娘婆婆都是六、七岁就跟着家中的女性长辈学会了盘金绣,至今做了50多年的刺绣活,那个年代的苏州姑娘是都要会刺绣才行。她们以前都分布在苏州郊区村镇,工坊的活都会分配到她们家里,现在拆迁住了楼房,家里条件不适合做刺绣,这些年婆婆们都来工坊里刺绣。生活越变越好,姑娘们也不再愿意学刺绣,久而久之传承的人也没有了。
    翁姐告诉我们现在做手工刺绣的人还是蛮多,但是做盘金绣这个绣法的手艺人已经很少了,基本都是这些70岁左右的绣娘婆婆才会。现在盘金绣面临一个困境就是缺少传承的人。工坊也想过很多办法,招过很多年轻人来学习,但是都很难留下。等这批婆婆不绣了之后,就没有人再会了,盘金绣也就会悄悄消失在苏州人的记忆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