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城03期:一只脚撑起的世界

分享到:
一只脚撑起的世界

图/文 龚天一 (媒体转载须经腾讯大苏网及作者授权)


    沉寂多年的高中同学群有人发了一张毕业照。点开照片放大,一张特殊的脸让我看了许久。他叫刘凯健,我的高中同学,四肢只剩一条右腿。不由又回忆起高中时代的精神偶像,于是决定去拜访一下这位特殊的老同学。
    一次意外的电击事故 一段不一样的人生
    刘凯健,1990年生在江苏南通的一个小县城。童年的凯健幸福快乐,爸爸在外打工收入稳定,妈妈在老家照顾老小。一场意外的电击事故打破了这个农村家庭的宁静。为了把凯健从鬼门关拉回来,爸妈花尽了家里的积蓄,而代价远远不止,刘凯健的人生从那一刻起永远失去了一双手臂和左腿。

    年幼的凯健在家人鼓励下慢慢学习用脚写字,用脚吃饭,用脚做各种事。两年半以后,刘凯健重返校园。从小学到初中再到大学,不认输的他更是选择了艺术的道路,高考以艺术生的身份考入南通农学院学习绘画。现在的凯健在南通市区开了一个小小的画室,教画画之余,凯健喜欢把大把时间花在绘画创作上。他说画画是他最大的梦想。

    你们是我这辈子的拐杖 今生欠你们一个拥抱。
    在南通崇川区南的一个老旧小区,当地政府以很低的租金帮助凯健一家在这里落脚。因为比约好的到访时间早了些,恰逢凯健妈妈送妹妹上学,凯健无法将门打开,我只好隔着门与凯健聊了许久。

    一刻钟后凯健妈妈回来,热情的将我迎进门。白色衬衫配着休闲西装,干净利落的大男孩装扮,凯健坐在床沿上招呼我进屋坐下。凯健的卧室是一楼院子里搭出来的小平房,十几平米大的卧室里,除了一张床一台电脑桌,堆满了他的油画作品。我顾不上和凯健聊天,先欣赏起墙上挂着的一幅幅作品。

    凯健家在一楼,小平房围起一个几平米大小的院落,院子里堆放着刘爸爸捡回来的老旧空调外机。凯健妈妈利索的收拾着院落,洗衣、晾衣、拖地,从进门后就一刻不停歇。谈笑间,凯健妈妈已将早饭做好,招呼着吃饭。饭前,凯健妈妈给儿子挤好牙膏,凯健能独自利索的刷牙,洗脸,洗头,甚至用吹风机给自己吹头。吃完饭将近9点,凯健妈妈赶紧骑车将儿子送去画室,然后赶去自家的生意摊子。

    谈到妈妈,凯健有些愧疚。从自己出事以后,妈妈就一直形影不离,因为单腿不方便走路,妈妈就成了凯健的拐杖。十几年的求学路,凯健走了多少路,妈妈就走了多少路。“也是在最艰难的时候,妈妈一直鼓励我,让我不要放弃才慢慢能写字,能重新回到学校”凯健回忆起用脚学习的那段日子,两年半在家不敢出门,都是妈妈陪伴,最后重拾信心回到校园,很是感恩。

    爸爸在这个家庭的角色,就是不停的打工赚钱,除了之前的债务,还支撑着整个家庭的开销。刘爸爸现在专门给人装空调,满南通的跑,哪里有活就去哪里。一个话不多的男人,是妻子眼里的好丈夫,儿子眼里的好爸爸。

    周一到周五,凯健会在画室里待上一整天去创作,周末就教学生画画。凯健也觉得没想到自己有一天能靠自己挣钱。最近有一幅画《手足》被人以2000元的价格买下,这很让凯健高兴。“现在每天坚持创作,就是希望画出好的作品,能卖出好的价钱,继续支持自己走画画这条路。”凯健告诉我,现阶段的他只能靠卖画来补贴家里开支,来继续自己的梦。

    虽然现在通过慈善组织的帮助,凯健装上了假肢,又重新双脚站了起来。但他最想拥有一双手,用力的去拥抱一下辛苦多年的爸妈。

    曾身患重病 为了儿子也要活下去
    凯健妈妈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一口并不是很标准的普通话,却难掩她的热情。张美芬,51岁,如果没有十几年前的事故,她或许会像其他农村母亲一样,守一方田地,养一双儿女,老来可以享享清福。然而从凯健出事的那一天起,她的命运便被绑在了儿子的裤腰带上。

    儿子重回校园,凯健妈妈就得担负起每天接送儿子的任务。送儿子上学,凯健妈妈每天都要小心的扶着儿子的裤腰带帮儿子跨过一个个坎,背儿子上下楼梯。儿子起居包括上洗手间都离不开她,俨然成了24小时的保姆。

    为了儿子以后考虑, 夫妻俩考虑再生一个孩子,希望以后能代替他们照顾凯健。女儿的诞生无疑又加重了这个家庭的负担,一家人在凯健上学的小镇上租了几平米的房间挤在一起生活,夫妻俩靠卖手机配件维持收入。然而老天又跟这个困难的家庭开了个玩笑,2008年由于操劳过度,凯健妈妈得了很严重的肝病入院,曾一度被下达了病危通知书。“那个时候,想的最多是自己不能死,死了儿子怎么办?”凯健妈妈回忆说正是靠着这信念,最终病情奇迹般的得到了好转。到现在还是必须每天得服药,光一天的药费就要40多。

    日子的艰辛让凯健妈妈知道怎样操持这个家,每天早上6点起来用电饭煲煮饭,这个时候的电费会便宜几毛钱。早上洗衣服的水会用脸盆接好冲马桶拖地。下午6:00 的超市蔬菜会打折,“我跟菜场比对过了,确实比菜市场还便宜,有些烂叶菜剥掉外边的还很新鲜····”凯健妈妈说着,脸上特别得意。

    对于小女儿,凯健妈妈很感慨女儿的懂事。知道家里情况特殊,妹妹从来不会吵着要这要那,从小穿别人家送的衣服,每天除了中午的六块钱午餐钱,偶尔才有一块钱的零花钱。凯健妈妈说从小教育儿女要学会忆苦思甜,踏踏实实做人不要攀比。

    51岁,对于很多城市的阿姨们来说,或许是人生的第二次青春,退休后可以有大把的时间从事自己的爱好。而她,在年过50的时候又给自己加紧了弦,一边努力挣钱并操持这个家,一边她也希望自己能活得更久,不是为自己而是为了儿子。

    学画走出封闭 是朋友眼中的开心果也是LOL高手
    年幼的凯健幼稚得认为失去的手脚会再长出来,这样傻傻的心态帮助他度过了最初的阶段。慢慢的当凯健发现自己的想法是错误的时候,他也陷入过深深的绝望。直到有人送给凯健一本叫《我叫谢坤山》的书,他被书中主人公深深的吸引,同样是被电击失去双手,靠努力变成台湾有名的画家。同样的遭遇让凯健振作起来,也促使凯健走上了画画这条道路。为了练好画画,凯健要比别人花2~3倍的时间,因为脚的局限性,凯健常常想各种办法去克服画画中的困难,比如倒着画画。因为画画,凯健也结识了一帮志同道合的朋友,性格也慢慢变得开朗。

    采访的当天,朋友们正好来家里看望凯健。聊起对凯健的第一印象,除了惊讶就是敬佩。“凯健很乐意跟大家接触,充满正能量,是个很有趣的人”凯健的师弟这样形容他。因为行动不便凯健也不能参加外出活动,朋友们就一起送了一只猫给凯健。凯健很喜欢,觉得猫特像自己,很安静又很好动。朋友们用“逗比”来形容生活中的凯健,十足的开心果。还爆料说凯健是LOL高手,闲暇的时间凯健会打打游戏,练练脚趾的灵活度。“高手不敢当,比小学生好点。”凯健逗趣地说,引得朋友们大笑。

    结语:所谓幸福
    凯健说:现在的生活挺好。一路走来得到很多人的帮助,感恩、知足,希望自己的话能画的越来越好,能卖出去更多的画,让爸妈不那么辛苦。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一定会为你打开另一扇窗。凯健正是找到这扇窗,并且看到了大把的光明。凯健有个小小的梦想,好好画画办一场自己的个人画展。

    所谓幸福,珍惜现在,就是在享受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