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一小伙拒给孕妇让座称自己没有义务,最后干脆装睡。“让座”曾广受追捧,而如今道义上的“多元”解释和传统单维指向发生了冲突。

让座之始

1912年,董汉生仅以两辆公共汽车,在上海租界内办起了第一家公共汽车公司,这是我国最早的公共汽车。公交的实惠便利,很快吸引了大量乘客。当时的让座是纯粹的自愿行为,无社会倡导,也无道德监督。1934年,民国政府开始推行“新生活运动”,“礼义廉耻”成为中心思想。当时的《新生活运动须知》里有一句“乘车搭船,上落莫挤;先让妇孺,老弱扶持”,针对让座行为提出价值性倡导。该运动于1949年“暂停办理”。

让座之盛

“让座”观念在建国后数十年内迅速走向鼎盛。在那个年代,大公无私、拾金不昧等成为道德符号。在此感召下,公共利益被提拔到更高的高度,“不让座会被所有人瞧不起”绝非夸张。从1963年开始的“学雷锋、献爱心”更是令“让座”形成一股风潮。1973年上海人民出版社印刷的一幅宣传画,就展示了对于让座的倡导。宣传画印了256000张,力度之大可见一斑。

让座之殇

近年来“让座”精神已变得不容乐观。与此现状对应的是,各地为提倡让座连出新招。2005年,绍兴公交公司出台奖励措施——给让座者每人每次一张爱心卡,凭此卡可充值5角;2006年,武汉推行奖励文明,让座50次赠30元公交卡。光靠“奖”不行,也要来点“强制”措施。2008年北京公交集团就出台新规——老人上车没找到座位,公交不能启动。无论是“奖”还是“罚”,这背后都包含着社会的无奈以及对美德弱化的惭愧。

让座之惑

部分年轻人的表现令人寒心,某些被让座者的心安理得甚至飞扬跋扈,也值得商榷。2012年,杭州一小伙因未给怀抱小孩的女子让座,被与后者同行的男子连扇5个耳光,被打得鼻血横流。小伙本身就有残疾,被抽后回家痛哭流涕。近日沈阳一女孩来例假没让座,遭老人打骂掌掴。打人者的底气何来?或许他们潜意识里认为,不让座是不道德的,自己有道德优势。

你认为让座是美德还是义务?

“让座”曾广受追捧,而如今道义上的“多元”解释和传统单维指向发生了冲突。[详细]

155
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