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约奥运会万众瞩目,汇集了世界最优秀的运动员们。其实这当中有很多运动员,他们能够前来参加比赛,就已经非常不易。

日本运动员为筹经费去寺庙当僧人

日本皮划艇项目选手矢泽一辉,前段时间就在拼命筹集自己的经费。这届里约奥运会他需要承担大概206万日元(约13万人民币)的费用。但是一个普通运动员,平常训练又紧张,哪里拿得出这么多钱呢?于是矢泽一辉经人牵线,选择去寺庙做了僧人。在日本僧人每个月收入大概有15万到18万日元,换算成人民币将近1万。只是这样一来矢泽一辉的时间就变得很紧张,通常他上午在寺庙忙,到了下午三点再去练习皮划艇。

以色列射击选手开网店卖T恤奖牌

伦敦奥运会男子10米气步枪资格赛中,以色列选手里克特打出595环,以1环之差无缘决赛。在奥运前他一边打工一边训练,赚取前往伦敦的费用。为了实现奥运梦,里克特甚至开起网店,售卖T恤、奖牌和射击教程等换取经费。同时以色列也有150多名募捐者为他募集了13500美元。半年内里克特的所有训练师,子弹耗费以及前往伦敦的差旅费都是自己赚的。

美国花游女队深夜卖艺

美国国家花样游泳队每年训练、比赛费用有超过一半需要自筹。据说很多时候,这8名运动员结束了白天8小时的奥运特训后,都要前往各大酒店穿上赞助商指定的服装,进行花游表演。深夜游泳馆内也只有几十人,可姑娘们依然兢兢业业完成每一套动作,只为换来派对组织者手里那张3000美元的支票。这样的生活对于美国花游队的姑娘们来说已经是“常态”了,好在最后她们成功出现在伦敦奥运会的舞台上。

新西兰跆拳运动员开妓院

罗根曾在北京奥运会入围轻量级跆拳道比赛16强。新西兰参加奥运会的选手必须自己筹集参赛费用,国家只提供极少补助。罗根为于09年开了一家高级妓院。他表示这是一家“高级绅士俱乐部”,提供“伴游服务”,3年内收入30万美元。新西兰开妓院是合法的,只是作为奥运健儿,这种做法还是引起了争议。罗根退出经营,好在赞助商也及时出现,他得以继续参赛。

你赞同“体育举国体制”吗?

里约奥运会万众瞩目,汇集了世界最优秀的运动员们。但其中有不少是自费的。[详细]

155
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