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一邮筒因某当红小生爆红,粉丝排队到凌晨3点和邮筒合影。你以为在古代就没有追星族了?他们只怕比现代人更疯狂。

史上最凄美“追星”:美男子活活被看死

魏晋南北朝是个美男如玉的年代,卫玠又以其独特的病态美独树一帜,且善于清谈玄理。每次他坐着白羊车穿行在洛阳街上,远远望去仿佛白玉雕成的塑像。居民倾城而出站在路边欣赏,一时万人空巷,称其为“璧人”。后来,卫玠搬到了首都(现南京),粉丝集体出动,把卫玠围了个水泄不通。卫玠行走得相当缓慢,走了很久才到了王导府邸。王导对他也是倾慕不已,又和他聊天。卫玠终于顶不住了,病越来越重,不久去世,年仅27岁。

曹操父亲为“追星”丢官

东汉末年,赵咨是东海国的行政长官。他上任途经河南荥阳,荥阳的县令曹嵩是他的“粉丝”,也是曹操的父亲。曹嵩跑出去迎接,谁知晚了一步,于是把手头的工作交给下属,快马加鞭去追赵咨,等他追上的时候,都出了河南了。在汉朝,地方官员可以“追星”,但不能随便离开自己的辖区,不然就是严重违规。后来曹嵩不得不辞官,回家当老百姓去了。

张籍把杜甫诗集当补药吃

一个名叫魏万的年轻人为一睹李白的风采,从河南济源的王屋山下开始追踪偶像的踪迹。历时半年,跋涉三千里,终于在扬州追上李白;杜甫也有追星族,其中包括诗人张籍。张籍相信“吃什么补什么”,将杜甫的诗集焚烧成烬,加入膏蜜,像喝补药一样,每顿必饮:“喝下他的诗啊,让我的肝肠从此改换!”荆州有一名叫葛清的街卒,狂热迷恋白居易的诗歌,“自颈以下遍刺白居易诗,凡三十余处”,连后背也刻上了白居易的诗句。

粉丝沉迷苏东坡诗文休美妻

宋代最受欢迎的要数苏轼了。学者章元弼崇拜苏东坡,他长相平平,却娶了一位女神为妻。章元弼为了赏读苏轼的诗文,甚至将妻子当成空气。其妻终不可忍受,与之离婚。苏东坡的仰慕者中也不乏女性。他在杭州任职时与朋友在西湖喝酒,一位年过三十的女子追慕他,置“妇道”与公婆的责怪于不顾,只身雇船拜谒,为他弹筝向他求诗。

柳永:青楼女子的最爱

柳永科场失意,于是他以青楼为家,低吟浅唱,纵情风月,反成为歌伎们追捧的大众情人,“杨柳岸边,凡有井水饮处,即能歌柳词”。柳永排行老七,人称“柳七”,当时青楼中有言:“不愿君王召,愿得柳七叫;不愿千黄金,愿得柳七心;不愿神仙见,愿识柳七面。”就连他死后,成百上千的歌伎也络绎不绝地到他的墓地吊唁,轰动一时。以后每逢清明,都有歌妓带着美酒到柳永墓前祭奠,时人谓之“吊柳会”。

你对追星持什么样的态度?

上海一邮筒因某当红小生爆红,粉丝排队到凌晨3点和邮筒合影。[详细]

155
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