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9月,江苏新报告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和病人2873例。此时距离发现世界首例艾滋病患者,已过去33年。在这33年中,人们对艾滋病多少存在一些误解。”

误解之一:“男同性恋瘟疫”

1981年,美国洛杉矶一位帅气的同性恋男模患上怪病。不久之后,当地陆续出现4例相似病例,患者均为男同性恋;而纽约、加州等地亦出现26位患有此病的男同性恋者。1982年4月,这种怪病被定名为“艾滋病”。尽管如此,这一年10月,有记者采访美国总统里根时提及此病,仍称之为“男同性恋瘟疫”。随着感染及死亡人数不断增多,人们最终认识到,艾滋病并非男同性恋所特有,吸毒者、异性恋男女,甚至孩子,都可能感染此病。

误解之二:艾滋病源于小儿麻痹症疫苗

20世纪50年代,美国的威斯塔研究所在刚果发起了一场接种疫苗运动。1992年,有批评者指出,当年曾有400只非洲黑猩猩被捕杀,它们的细胞被用于制造运动所需的小儿麻痹症疫苗。不幸的是,这些细胞带有猴艾滋病病毒,并最终通过疫苗在人体内转变成人艾滋病病毒。然而,最早开发小儿麻痹症疫苗的科学家称,他们在疫苗研究中从未使用过猩猩细胞。

误解之三:艾滋病“无药可治”

1983年,《日本经济新闻》报道美国艾滋病时,称之为“恐怖怪病”,“无药可医”,“患病三年内死亡率达70%”。如今,很多人依然认为艾滋病是“不治之症”。其实,早在1985年,日本教授满屋裕明就开发出了世界上第一种HIV治疗药AZT(商标名Retrovir)。如今,随着抗HIV药的普及,25岁HIV感染者的平均剩余寿命已延长到40年。患者只要在发病前查出感染,每天坚持服药且没有副作用,就能过上与正常人差不多的生活。

误解之四:艾滋病不可能治愈

尽管迄今为止,艾滋病被完全治愈的可能性仍然非常渺茫,但并非没有成功案例。上世纪90年代,美国科学家们发现,有些人因为体内缺失一种名为CCR5的基因,而不可能被艾滋病毒感染。2000年,一个名叫布朗的美国人患上了艾滋病,几年后他又不幸患上了白血病。主治医生决定为布朗进行骨髓移植。幸运的是,在与布朗配型成功的60名骨髓捐献者中,恰好有一位缺失CCR5基因的人。布朗的白血病和艾滋病因此同时被治愈。

你知道如何预防艾滋病吗?

人们最终认识到,吸毒者、异性恋男女,甚至孩子,都可能感染艾滋病。[详细]

155
不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