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小区私装地锁遍地,一拆难了

这是无物业、无业委会的老小区普遍存在的现象

市12345在戒坛寺巷安林小区召开协调会,要求破解“地锁之患”本报记者 何晟 通讯员 李群 实习生 王静颖

老小区私装地锁遍地,一拆难了

何晟/摄

停车方案执行遇阻

私装地锁现象愈演愈烈

安林小区有225户住户,经过排摸,仅三证齐全的住户停车需求就超过80辆,但小区里满打满算也只能停30多辆车。

戒坛寺巷社区公共服务站骆副站长说,2011年下半年有住户零星私装地锁。社区发现后,先是上门做工作请他们自行拆除,没有效果。后来通过开会,大家协商出了方案,优先保障三证齐全的住户,有空余的再供应租户和临时车辆。同时还与共建单位协商,对方拿出10个车位让居民错时停车。

但是,方案在执行中遇到了问题:业主没有遵守错时停车的协议,导致对方向社区抗议;清理地锁遭到阻挠。同时,设立道闸和管理人员也遇到资金问题,方案最终流产了。

2013年起,安林小区地锁开始大面积爆发,越来越多有车的业主开始“划地而治”,你装我也装,渐渐演变成了今天的局面。

22幢的张女士,也在自家楼下装了一把锁。她告诉钱报记者,自己原本不想装,但老公脾气不好,经常因停车和邻居发生矛盾,后来就学别人装了一把地锁。“如果有更好的解决办法,我愿意带头把地锁拆掉,但前提是大家一起拆。”

装锁和没装锁的居民之间

有微妙的“平衡”

社区居委会孙主任说,对地锁问题,居委会和社区想了很多办法,但是似乎都走不通:想搞微循环,社区地处武林核心商圈,对周边影响太大;想引进物业,参照周边老小区100元的包月价,30多个车位停车费还不够付保安工资;想在居民中选择愿意出面管理的,但是提意见时大家都积极,要出力都连连摆手……

孙主任更担心的是,拆锁是容易的,问题是拆了之后怎么办?如果没有妥善的解决方案,会不会造成更大的矛盾纠纷?会不会让这个没有门禁、全敞开的老小区变成公共停车场?

采访中,社区、街道工作人员都提到,地锁这个事已经在小区形成了一种微妙的“平衡”——装了地锁的自然得到满足,部分没抢到的似乎也没多大意见,各自解决停车问题,大家相安无事。

“平衡”不是空穴来风。19幢的张大爷告诉记者,他买车也有七八年了,一直没有“锁地”,自己和有地锁的邻居达成了默契,对方不用车位时自己可以借用,对方要用了再打电话挪车。

当然,也有不同的声音。社区工作人员表示,这里房子换手率很高,也有买了二手房的住户,来抗议地锁遍地,无处停车。

老小区地锁问题不是个别现象

是管理上的考验

协调会上,下城区城管执法局天水中队的刘副队长表示,《物权法》第74条规定,“占用业主共有的道路或者其他场地用于停放汽车的车位,属于业主共有。”因此私装地锁,显然是违法行为,肯定是要拆除的。“具体怎么拆,只要街道、社区做好方案,我们积极配合。”

杭州市城管委工作人员也表示,安林小区的地锁数量,连他也感到震惊,“很少看到这么严重的”。他认为,停车问题很多小区都存在,但这不是私装地锁的理由,就像房子不够住不是违章搭建的理由一样。“根本症结,是小区无物业管理。如果物业费真的收不起来,那就只能先拆掉地锁,再划好车位,先到先停。要是又装上地锁,那就再拆除,这是最后的办法。”“这么密集的地锁,对居民的人身安全也是种隐患。小区没有业委会,那社区和居委会就应该承担起管理责任来,制定妥善的后续管理办法。”

市12345工作人员表示,“老小区的地锁问题不是个别现象,这确实是管理上的考验。但搁置问题,维持一种所谓的平衡,是错误的观念,是一种不作为。”

最后市12345要求,社区和街道明确地锁拆除的时间点,本周五前反馈给下城区信访局。结合本次协调会上各方提供的意见,制定稳妥的停车问题解决方案,尽早解决“地锁之患”。

本报记者 何晟 通讯员 李群 实习生 王静颖

市12345在戒坛寺巷安林小区召开协调会,要求破解“地锁之患”

杭州戒坛寺巷安林小区是个老小区,由四幢上世纪80年代住宅楼组成,小区道路边、空地上装满地锁,锈迹斑斑、形态各异,记者在现场数了数,足有20多组。

住户私装地锁,一直是老小区管理中的难题之一。但如此密集的地锁,还是令人触目惊心。

去年以来,就不断有小区居民向杭州市12345投诉地锁问题,但由于种种原因,至今没有拆除的迹象。

前天上午,市12345召集下城区天水街道、戒坛寺巷社区及城管、公安等职能部门,召开现场协调会,力求为这一顽疾找到一个妥善的解决方案。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推荐微信

[责任编辑:v_xuembo]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