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誉减值 中科金财上市首亏

随着上市公司2017年年报成绩单陆续放榜,中科金财(002657 公告, 行情, 点评, 财报)也公布了2017年的经营成绩单。不过,中科金财在2017年交出的成绩单却让投资者感到失望,受商誉减值的影响,中科金财2017年面临业绩“变脸”的尴尬。报告期内公司实现的归属净利润亏损逾2亿元,这也是中科金财上市以来的首次亏损。

现上市以来首亏

中科金财是一家互联网银行平台综合服务商和智能银行整体解决方案提供商,自2012年2月登陆A股以来,中科金财的营业收入呈现逐年走高的态势,然而这种营收持续增长的态势在2017年止步。据4月18日中科金财披露的2017年年报显示,公司在2017年实现的营业收入约为12.26亿元,较上年同比下降11.17%。根据公司披露的营业收入构成表显示,中科金财的主要营收来源依托金融科技综合服务和数据中心综合服务两大产品,金融科技综合服务产品在2017年实现的营业收入约为5.03亿元,该产品的营收较2016年同比下降11.56%,中科金财数据中心综合服务产品在2017年的营业收入约为7.12亿元,较上年同比下降10.98%。

在营收下降的同时,中科金财的归属净利润更为惨淡。数据显示,2017年中科金财实现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约2.37亿元,较2016年同比下降233.01%。报告期内中科金财实现的扣非后净利润更是亏损约2.99亿元,同比暴降300.01%。

实际上,中科金财2017年业绩预告曾出现变脸的情形。中科金财在2017年10月27日三季报中披露,公司预计2017年实现的归属净利润为1.42亿-2.14亿元。而今年1月31日中科金财对业绩预告进行修正,该公司修正后的归属净利润亏损约1.51亿-2.4亿元。受前述利空消息影响,中科金财在1月31日、2月1日连“吃”两个跌停。

中科金财业绩预告“变脸”情形还曾引起交易所的关注。2月6日深交所曾下发问询函,要求中科金财对公司并购的子公司天津滨河创新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滨河创新”)2017年度累计实现净利润与预计净利润差异的原因和具体金额以及此次对商誉计提减值的测算过程等做出说明。此外,鹏元资信评估有限公司也对中科金财2017年业绩预亏的情形表示关注。

商誉减值成“元凶”

中科金财在2017年之所以遭遇业绩亏损的尴尬,究其原因,商誉减值是“元凶”。据中科金财披露的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公告显示,公司此次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合计约为3.73亿元,该项减值损失计入公司2017年度损益,导致公司2017年度合并报表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减少约3.73亿元,其中中科金财对滨河创新资产组商誉计提减值准备约3亿元。

回溯历史公告可知,中科金财在2014年8月披露重组预案,公司拟通过发行股份和支付现金相结合的方式购买刘开同、滨河数据等持有的滨河创新100%股权,交易作价7.98亿元,该收购事项形成商誉约6.24亿元。彼时交易对方承诺滨河创新2014年度、2015年度和2016年度实现的合并报表扣非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不低于6100万元、7250万元和8650万元。数据显示,2014-2016年,滨河创新扣非后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约为6276.22万元、7269.22万元和8714.49万元。

然而,在刚刚完成业绩承诺后,滨河创新在2017年业绩就出现大幅下滑的情形。滨河创新在2017年度实现净利润约为2377.14万元。针对滨河创新业绩下滑的原因,中科金财曾在回复深交所的问询中表示,公司于2017年年中开始接管和整合滨河创新的全部业务等,公司接管后至2017年末时间较短,且期间伴随着滨河创新部分核心骨干人员的流失,滨河创新的业务整合处于过渡阶段,经营团队也处于磨合统一的过程中,对滨河创新的业绩在短期内产生了冲击和影响,并且滨河创新2017年度ATM机硬件设备的销售收入也存在下降,加之2017年滨河创新所处行业的竞争加剧,影响行业整体利润水平,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滨河创新的业绩。

因滨河创新2017年度实现净利润与预期净利润存在差异,根据《企业会计准则》和公司的会计政策,中科金财需要在报告期末对商誉进行减值测试。投融资专家许小恒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商誉减值是指对企业在合并中形成的商誉进行减值测试后,确认相应的减值损失,在计算上,“商誉”具体表现为在企业合并中购买企业支付的买价超过被购买企业净资产公允价值的部分。

子公司业绩未达预期

无独有偶,中科金财子公司大连金融资产交易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金所”)同样也因业绩未达预期进行计提商誉减值。

在上市之初,中科金财的主营业务包括系统集成、技术服务和软件产品。自2015年中科金财开始业务版图的扩张。在收购滨河创新后,中科金财又通过控股大金所、参股安金所、战略合作中航资本、设立国富金财等一系列运作,形成“资产+证券化平台+投资方”资产证券化闭环生态圈。

据中科金财披露的公告显示,2015年4月,公司认购大金所20%的股权。2016年6月、12月,中科金财分别受让了大连中鼎支付有限公司持有的大金所10%的股权、浙江金融资产交易中心股份有限公司持有的大金所20%的股权。前述股权转让完成后,中科金财持有大金所50%的股权。中科金财持有大金所50%股权所对应的商誉约为7295.98万元。

安信证券曾在2016年12月21日发布的研报中指出,控股大金所,加码金融资产交易平台,有利于进一步提升中科金财在金融资产交易所领域的控制权,进一步扩大公司在资产证券化蓝海市场中的优势地位。而并表后,大金所在2017年的经营业绩却并不理想。大金所在2017年度实现净利润亏损约4290.08万元,中科金财此次对大金所资产组商誉计提减值准备约为7295.98万元。

在许小恒看来,商誉减值主要原因是被收购方无法实现业绩承诺,不及预期,一旦被收购方业绩变脸,就将造成商誉减值,直接影响上市公司净利润。商誉越重,计提减值对利润造成的冲击就可能越大。许小恒进而表示,“上市公司和投资者均应高度警惕商誉过度减值带来的风险”。

针对大金所业绩亏损的原因,北京商报记者曾致电中科金财董秘办公室进行采访,对方工作人员表示,“大金所亏损的原因还需要具体问一下,主要是根据财务部门财报做相关的信息披露”。

需要指出的是,中科金财自2017年以来业绩就出现疲软情形,同时公司股票也不被投资者看好。据东方财富统计数据显示,自去年1月3日-2018年4月18日,中科金财的累计跌幅为51.75%,期间大盘的涨幅则为3.09%。(刘凤茹)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推荐微信

    [责任编辑:v_jingge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