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盐城一钢瓶检测站污染近两年 仍未受查处

一家无环评手续的钢瓶检测站氯气污染近两年,屡受群众举报、投诉,却一直未受到应有处理。在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时代大潮中,这家钢瓶检测站何以能如此稳如泰山?去年12月下旬,记者赴事发地响水县进行调查。

江苏盐城一钢瓶检测站污染近两年 仍未受查处

氯气污染周边居民深受其害

“这已经是氯气污染第三次对我家造成严重损害。”去年12月27日下午,响水县黄海农场十四生产区七十大队职工史学军在家中气愤地对记者说。前一天晚上,史学军夫妻俩刚从南京检查身体回来。此前,他们因氯气中毒已在当地住院治疗了近10天。

史学军家门前有条小河,对岸是一马平川的农田,一家人已在此居住30多年。尽管氯气污染已过去半个多月,但史学军家院内的蔬菜和周边麦地被灼伤的痕迹仍清晰可见。记者数了数,共有8块麦地受到氯气灼伤,面积60多亩,史学军家受到氯气灼伤的麦地约有4亩。

去年8月,当地有5户数十亩水稻受到氯气污染造成减产甚至绝收,史学军和响水县陈家港镇沙荡村5组的吴俊岗两户是按每亩600元标准赔偿的,其他几户是按每亩400元标准赔偿的。吴俊岗告诉记者,他家先后有2亩水稻和半亩芝麻因氯气污染绝收,共拿到赔偿款2200元,之后还有一分地的山芋、小豆因氯气污染获得赔偿300元。家住陈家港镇草港村8组种粮大户季广才告诉记者,前年他就因氯气污染拿到一两万元的赔偿。去年有30亩左右的水稻再次受到污染减产歉收,但是还没得到赔偿。

吴俊岗说,受到氯气污染的水稻就像得了铁锈病一样,颜色发红发暗,穗头小、瘪籽多,严重甚至绝收。

悬在村民头上的“氯气钢瓶”

氯气污染从哪来?村民们直指与史学军家相距不过七八十米、紧挨302县道的钢瓶检测站。记者来到该检测站,只见大门紧闭,院内堆放着许多大型钢瓶,除了外墙上“钢瓶检测站”几个大字外,没有任何标志。记者从负责特种设备管理的响水县市场监督管理局了解到,此处是响水安达钢瓶检测有限公司进行液氨、氯气钢瓶检测检验的场所。

史学军回忆当时中毒情况,仍心有余悸。去年12月10日下午,他们夫妻俩正在麦地浇水抗旱,忽然一股呛鼻的气味扑面而来,只见钢瓶检测站上空弥漫着黄绿色气体,“不好,检测站又排氯气了”。想到家中还有年近八旬的老母亲,夫妻俩忙丢下活,逆风往家跑。随着气味越来越浓,他们俩咳嗽不止,并伴有头晕和呕吐,顿感身体不支。后来,被120急送到陈家港镇上的响水县嘉明医院就诊,直至19日出院。

记者在嘉明医院了解到,与史学军夫妻俩一样因氯气中毒送医治疗的还有钢瓶检测站的职工李学传。院方出具的出院记录显示,三人入院治疗均因氯气中毒引起的急性支气管炎。该院业务院长杨洪春告诉记者,氯气中毒属急性中毒,对粘膜有杀伤,引起皮肤灼伤。

“这是操作不规范或经验不足所致。”响水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特种设备管理科科长马万来分析说,氯气钢瓶检测前要把瓶中余气放掉,按操作规程,应当用真空泵抽吸,通过碱吸收使其反应掉,一般是没有气味的。安达公司屡屡出现氯气外泄造成环境污染,说明其管理上有问题。

然而,当记者向安达公司负责人蒋安佐了解氯气污染和人员中毒事故时,蒋安佐一口否定。但院方的出院记录和中毒人员住院治疗费用是由蒋家支付的,却是不争的事实。记者问他:一年检测多少氯气钢瓶?他称不掌握情况。

多位受访村民反映,检测站周围不少杨树被氯气熏死,检测站南面约一公里是上千户村民的集中居住区,每天接送小孩上下学的大人和过往行人路过该路段,经常掩鼻而过。

对于农场农作物和职工受到氯气污染侵害,黄海农场十四生产区七十大队大队长陆建永颇感无奈。他说,钢瓶检测站不在农垦地盘上,农场管不到,每次遇到污染损害,他很同情又很无助,只能向老板索赔损失,或通过法律途径来解决,其他没有办法。

无环评手续为何却大行其道

安达公司钢瓶检测站氯气污染影响周边百姓已持续一年多时间,人们不禁发问:这家检测站有没有氯气检测资质?有没有相关环评手续?有关职能部门又是如何监管的?

去年12月28日上午,记者向响水县市场监督管理局了解情况,该局有关人士介绍说,安达公司是两年前获得省质监局颁发的氯气钢瓶检测资质的,响水县仅此一家。但响水县环保局反馈给记者的信息显示,安达公司增加的氯气钢瓶检测项目并没有办理相关环评手续。按该局负责环保信访的董姓工作人员的说法,属“私自扩建,无证照经营”。不仅如此,安达公司还违反《公司法》相关规定。其营业执照标明的住所“陈家港镇金港大街金港村四组”,并非目前的实际经营场所。根据《公司法》第二百一十二条规定:公司登记事项发生变更时,未依照本法规定办理有关变更登记的,由公司登记机关责令限期登记;逾期不登记的,处以一万元以上十万元以下的罚款。

安达公司明目张胆违反国家法律,有关部门应当依法查处,责令改正,可为何至今仍无人管呢?面对上门反映情况的史学军,响水县环保局认为,氯气造成人员中毒事故应当由安全生产监督部门来管。

史学军反映,从前年以来,先后多次向当地有关部门投诉举报安达公司钢瓶检测站氯气污染,但每次来人都是草草敷衍几句,没有下文,污染依旧。更让他寒心的是,夫妻俩中毒住院10天,自始至终没有人到医院向他们了解情况。

同样令人不解的是,记者跟随史学军到有关部门反映氯气污染伤人事故时,有关人员不谈如何发挥自己的部门职能从源头上铲除污染问题,而仅仅是跟他谈如何索赔问题。“这不仅仅是钱的问题,防止发生同类事故才是最重要的!”史学军气愤地说。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推荐微信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wyxuzhou]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