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志泽:中国教育需要打破传统观念束缚

出身于教育世家的王志泽一直对教育有着深厚的情结,面对高速发展的中国经济,他深深感觉到教育必须跟上的重要性。

王志泽:中国教育需要打破传统观念束缚

教育世家结出浓厚教育情节

1993年,中国正值改革开放的初期,人们的关注点围着着物质需求,人才的价值还没有提到日程上来。教育的开放只是在摸索阶段,而且人们对于中国的基础教育普遍自我感觉良好,一致认为体制已经很完善,一代一代的学生毕业,也培养出很多人才。但是出身教育世家、对中国基础教育有很深了解的王志泽在出国跑了很多地方,看了很多学校之后,发现“人家小孩子是那种教育,和我们截然不一样。20年前不一样,20年后今天差距更大,截然不同。”

20年前的王志泽,作为一个工程师、一个父亲、一个对中国教育理想化的人,开始用批判性思维的习惯反思中国教育存在的各种问题。“基础教育应该是教育孩子从小碰到事就愿意以批判性的角度去思考,可是我们的教育呢,你是不能挑战老师的,老师说这么着,你就得这么着,否则得不到高分了,你被淘汰了。训练方法都违背了培养这种创新型人才的基本条件。这几个道理,当你认清楚的时候,你会发现我们的教育错了,你这样的方式是培养不出人才的。”

民办教育不是政府的公共财政花的钱,那笔钱必须追求的目标是公平,是所有的国民都可以享受到的。而民办教育是自己拿钱。多一点,少一点,民办学校就可以追求特别需要了。所以民办教育本身就有这种社会职责,就是这种社会定位,就应该干这个事。

政府学校就应该最大限度地把每一分钱都用于公平上,用于所有国民能够享受的基本服务和基本教育上,这样就和谐了。民办教育就要按自己的这种社会使命去做,而且有很多可以去研究的教育内在的东西。

王志泽很少笑,他忧虑于整个教育大环境中存在的各种错误理念。很多人都在摸索,在阵痛中寻找中国教育的解药。中国家长甚至开始追本溯源,将老祖宗的私塾当成基础教育的救命稻草,把孩子的教育从学校拉回到了自我认知的哲学层面。

王志泽说,基础教育的过程就是一个习惯养成的过程,就是养成小孩子的若干种习惯。他觉得首先核心的一条就是得尊重,回到本真层面上,尊重人,尊重人存在的实际的这种差异,实际上这是教育核心。王志泽认为创新不是意识,而是一种习惯。

民办教育应该最大限度地去遵循教育规律,去尝试各种各样的创新教育。公立教育也应该最大限度地去满足所有国民的基本教育需求,王志泽觉得是这样一种教育格局才使教育能够完备,才能够符合规律。公立学校不能去追求这个差异化,它不是追求差异化的,那是给国民提供基本教育服务的场所。

王志泽:中国教育需要打破传统观念束缚

融入国际教育体系 力求比肩伊顿

他觉得现在的人们对国际教育这个事也有很大的误区,汇佳现在强调的是双语双文化,双语里面的第一语言,双文化里面的第一文化一定是你的母语母文化。

“就跟咱们在北京似的,有美国国际学校,加拿大国际学校,英国国际学校”,王志泽说道,“我们在新加坡办了第一所中国国际学校,新加坡政府要求我们过去的,同样拿着我们的国际标准,就是IB的这套标准,强调的双语双文化。”

王志泽认为现在人们对国际教育的理解存在很多偏差,大家往往认为用英文教学就叫国际教育了,或者简单地把国外的某种课程拿进来就叫国际教育了。实际上并不是。可是很多事需要人来做,王志泽觉得中国的民办教育应该承担起这个。

王志泽:中国教育需要打破传统观念束缚

标准体系中找机会 教育需要差异性

在王志泽看来,民办教育就应该最大限度地去追求差异化,追求人家对教育消费的这种选择,因为人是有差异的,既然有差异,我们就得满足差异。私立学校就应该去满足差异,所以才有男校,有女校,有法语作为第二语言的法语学校,,有以西班牙语作为第二语言的学校,有以科技作为特长的学校,有以体育作为特长的学校,这就是对差异性的满足。

中国的民办学校如果最大限度地打出差异化,尊重人的实际规律,王志泽认为这时的民办教育就有生存空间了。中国的公立学校最大限度地满足国民的基本教育需要,强大的社会矛盾也就没有了。王志泽表示要先形成这个教育格局,然后家长才能更多地了解教育,才能不会天天担心输在起跑线上,各种悲剧。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推荐微信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