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离婚后被情人嫌弃 用剪刀刺死情人在南京受审

打工中外遇,生下患有重度贫血的儿子,妻子愤而与他离婚,并把一双儿女扔给了他。而原本承诺要与丈夫离婚的情人,不但没离婚,还嫌弃起他和前妻的孩子,甚至连两人亲生的孩子都不照顾,后来干脆离开了他。于是,他又要忙着挣钱,又要照顾患重病的孩子,几乎陷入绝境。28岁的贵州男青年姚树崩溃了,他冲到情人打工的工棚里,用剪刀刺死了情人。近日,姚树因涉嫌故意杀人在南京中院受审。

打工男女难耐寂寞出轨

生于1988年的姚树是贵州某地人,因当地习俗,他结婚非常早,在很多同龄人还在读大学的时候,他就有了一儿一女。和当地很多家庭不富裕的年轻人一样,姚树也很早就走上了背井离乡各地打工的道路,平时和妻子儿女都是聚少离多。而常年奔波外乡的生活,更让他倍感寂寞。在这样的情况下,姚树出轨了。

2014年的5月,姚树通过QQ和微信,聊到了一个同样在外打工的女老乡童芳。童芳和姚树年龄相仿,经历也差不多,2007年就在老家和丈夫李飞按当地习俗举办了婚礼,后来又生下了孩子,但是一直没有领取结婚证,一直到2014年1月才正式领证,成为真正合法夫妻。对童芳的婚姻状况,姚树是明知的,童芳也知道姚树的家庭情况,但两人因为在外务工造成的感情生活空虚,还是控制不住地走到了一起,形成了情人关系,并开始同居。

童芳的婚外情很快就被李飞发现,李飞对此怒不可遏,和童芳发生过多次激烈争执。2014年9月,李飞在盛怒中持刀捅伤童芳,并因此被警方抓获,后被湖北某地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而李飞这一刀并没有让童芳醒悟,结束这段孽缘。相反,她继续和姚树同居在一起,并且,她在那时已经怀上了姚树的孩子。次年6月,童芳在安徽省合肥市一家医院生下了一个男婴。

男孩的出生,让形势变得更加复杂。姚树和童芳本来就各自有家庭责任要承担,而且经济都不富裕,现在面对这样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孩子,两人都有点发愁下一步该怎么办。商议之后,两人都表示愿意回去离婚。童芳让姚树先离婚,她随后再离。姚树回家和妻子坦白了一切,愤怒的妻子表示可以成全姚树,但两个孩子都必须姚树来抚养。姚树没有任何办法,只能打掉牙往肚里咽,硬着头皮担下了抚养两个孩子的责任。

一人管三孩子每天累到崩溃

彼时,姚树和前妻的两个孩子中,大女儿年纪稍大,有一定独立能力,姚树就让家人帮着抚养。小儿子只有六七岁,姚树只好把他带在身边,和童芳以及他们共同生育的男孩住到了一起。然而,童芳并没有履行自己的诺言,她没有和丈夫离婚。而且,因为嫌弃姚树带来的那个儿子,童芳和姚树矛盾不断,三天两头地吵架,“主要是为了我大儿子上学等问题”,姚树在法庭上这样陈述道。

在这样的情况下,童芳的坏脾气逐渐暴露了出来。“她经常打我,还用刀砍过我”,姚树在法庭上说。而更要命的是,他和童芳生的这个儿子患有严重的贫血症,动不动就拉肚子发烧,两人一有矛盾,童芳就不管孩子,他经常半夜三更抱着孩子往医院跑,生活不堪重负。无奈之下,姚树只好把和前妻的孩子放在亲戚家寄养。

到后来,童芳干脆离开姚树,自己出去打工去了。此时,小儿子还没有上户口,姚树一方面干活挣钱给孩子看病,一方面到处找童芳,让她回来配合自己给孩子上户口。因为实在无法兼顾,姚树就把孩子送到童芳的父母那里去。突然有一天,姚树接到邻居电话,称有人半夜把一个孩子放在他家门口,孩子一直在哭。姚树赶紧回家,发现果然是小儿子,看到孩子哭得几乎发不出声了,心疼得要命,也恨得要命。“对我和前妻的小孩不好,对我不好,这都算了,但对这个小孩为何还是这样,如果没人发现怎么办?”

去年9月,姚树在浙江嘉兴找到了童芳,对于姚树的到来,童芳很不开心。随后,童芳离开嘉兴来到了南京。9月30日,姚树和童芳的丈夫李飞互加了微信,李飞说,童芳和他在南京江北某工地打工,姚树便带着两个孩子,于2016年10月16日来到南京,在栖霞区某小宾馆住了下来,准备次日去找童芳。因担心李飞见了面会打他,他买了一把22厘米长的大剪刀防身,还找了个黑车司机,让其第二天早上来接他。10月17日凌晨5点多,黑车司机如约而至。姚树看了两个还在睡梦中的孩子一眼,带上剪刀,坐上黑车直奔江北某工地。

冲进工棚剪刀捅刺杀死情人

到了工地后,姚树并不知道童芳到底住在哪间工棚,就一间间地找。找到一处工棚二楼的房间后,姚树看到一张床上拉着帘子,就上前一把拉开,里面的女人发出一声尖叫,姚树一看,果然是童芳,而且只穿着内裤,上身赤裸。看到童芳这副样子,姚树气不打一处来。此时,隔壁的男工友听到童芳的叫声,赶紧跑来察看,发现姚树后就立即冲上去从后面抱住他。姚树此刻已经失去理智,他一边挣扎一边拽住童芳,同时掏出大剪刀向童芳的胸部和颈部疯狂捅刺,后来又从屋里捡起一个金属套筒,猛砸童芳头部。童芳颈部涌出大量鲜血,渐渐倒在了地上。

随后,姚树逃回了宾馆。此时是早晨7点多,两个孩子才刚刚醒来。姚树掏出手机拨打了报警电话,称自己杀了人。随后,警察赶到宾馆,姚树将带血的剪刀交给了警察,并讲述了事情经过。而童芳经120急救人员现场检查,已经没有生命体征。后经法医鉴定,童芳死于左侧颈动脉破裂和心肺破裂引起的大出血,身上的伤口大大小小加起来有24处之多。

法官在庭审时质问姚树,童芳的父母对他们的儿子并无抚养义务,这一点他是否知道?姚树称自己知道,但称他也没有办法,“我只是请他们帮着带几个月,除了他们我还能相信谁?”姚树的辩护人发表辩护意见称,姚树与前妻的一儿一女离婚时都判给了他,平时生活来源主要靠打工,后来又要抚养一个患有重病的幼儿,个中艰辛实非常人可以想象。虽然这不是姚树杀人的理由,但请法庭考虑到他投案自首如实供述,真诚认罪悔罪的情节,给予从轻减轻处罚。

公诉人认为,此案反映出外出务工人员在如何处理感情寄托方面存在问题,具有社会普遍性,考虑到姚树有自首情节,请法院给予适当的处罚。考虑到姚树的幼子,司法机关采取了人性化的措施,进行了司法救助,将孩子送到福利院,目前孩子已被好心人领养。庭审最后,姚树哭着感谢司法机关的救助,并请求法院判自己死刑。“请告诉我的大女儿,不管小弟被谁领养,都是我们家的人,一定要把小弟找回来。”听到姚树的话,他旁听席上的家人纷纷落泪。(文中当事人为化名)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推荐微信

相关微博

[责任编辑:v_hfying]

热门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