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州8岁“暴食弟”为救白血病爸爸 2个月疯长20斤

2016年寒假伊始,曹胤鹏早早做了“盘算”,对他来说,最幸福的时刻来了,这是爸爸承诺的“旅游季”,他甚至动了一个“贪心”的念头——去澳大利亚看袋鼠。

可是,曹胤鹏所有的计划,因为爸爸的一次生病被打断了,妈妈告诉她,“爸爸的病很重”。曹胤鹏看着爸爸住进了医院,每天身上插满管子,妈妈一次次在他面前叹气、流泪。他觉得自己被冷落了,很不开心,直到有一天,妈妈告诉他,现在只有他能够救爸爸。

曹胤鹏很快明白了“骨髓移植”,意思是需要“从他身上抽血才能救爸爸”,而且妈妈说,他必须让自己体重长到90斤以上。“只有我能救爸爸”,这成了曹胤鹏的口头禅,在两个月里,他开始了“暴食”,妈妈说他还要增强体质,于是他坚持每天暴走1小时。

2个月后,曹胤鹏的体重从约70斤,直线长到了90多斤。7月6日,他在医院里完成了“骨髓移植”手术,妈妈告诉他,爸爸得救了。曹胤鹏很开心,他觉得自己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虽然他今年只有8岁。

父亲:突患白血病 唯一的希望竟然是儿子

昨日(13日)上午,在徐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血液科密封舱病房外,曹胤鹏隔着玻璃给爸爸曹磊做鬼脸,爸爸听不到他说话,他就一边比划一边大声喊:“爸爸你什么时候回家啊?”

曹磊是7月6日完成骨髓移植手术的,现在正在密封舱病房进行观察,他需要度过10多天的急性排斥反应发生期。张琳隔着玻璃看病床上的丈夫,因为儿子的这句话,背过身抹起了眼泪。

张琳今年34岁,比丈夫小一岁,结婚10年来,他们的日子一直过得很平静。丈夫在徐州一家建筑公司从事文员工作,自己在一家商场当营业员,8年前儿子出生,现在在当地一所小学读二年级,孩子成绩还不错。因为工作原因,儿子平时跟丈夫更亲,每年节假日,曹磊都要带着孩子出去旅游,然而,这份平静被曹磊的一次意外打断了。

今年1月15日,曹磊洗完澡突然脸色惨白、头晕,到医院检查初步诊断为严重贫血,医生建议半个月左右再复查。复查那天,医生把张琳拉到一边,脸色沉重的表示,他的丈夫被诊断为急性混合型白血病。

张琳还来不及体会这几个字的含义,丈夫就被转入徐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丈夫要面临着4个疗程化疗,医生说要想救命,唯一的机会就是进行骨髓移植。曹磊是独生子,因为亲属之间配型更容易成功,他的父母作为“骨髓移植”供体第一来源,不过医生很快因供体年龄大等原因,否定这个方案。

此后时间里,曹磊一边进行着化疗疗程,一边寄希望于中华骨髓库和台湾骨髓库查找的配型结果,到了第4个化疗疗程结束,张琳绝望了——骨髓库没有合适的配型结果。

尽管不愿意面对,张琳明白,要想挽救丈夫生命,只剩下最后一个结果——由儿子曹胤鹏捐献骨髓。对于这个方案,医生尽管早就提及,但始终不愿作为首选方案,因为孩子今年刚8岁,而且体重指标不符合捐献条件——孩子只有60多斤,他必须长到90斤以上。

儿子:只有我能救爸爸

曹胤鹏并不知道爸爸得的什么病,他只是听妈妈说,现在只有他能救爸爸。

曹胤鹏曾经进行了抽血化验,为了显示自己就是妈妈说的“男子汉”,他忍着痛一声没哭,现在他知道了自己抽血就能救爸爸,他说“让我来救爸爸”。

妈妈告诉曹胤鹏,要想救爸爸,他要先“长肉”。

从那以后,曹胤鹏必须加大自己的饭量,每天三顿饭,他都要吃得比平时多。张琳说,孩子一开始也不适应,家人就换着花样,做很多他爱吃的饭菜,孩子觉得饱了,家人就会鼓励她,“再吃一点,这就能救爸爸”。

曹磊到进行完第四个疗程化疗后,先后花去了20多万元,对于张琳来说,家里的积蓄早已用尽,为了准备骨髓移植手术费用,张琳将唯一的住房变卖,带着公公婆婆搬到了娘家留的住房内。平时,家里在极力压缩开支,她和公公婆婆平时除了给儿子买菜外,不再花多余钱,几个大人最多吃一些蔬菜,以及儿子最后吃剩的荤菜。

除了增长体重,曹胤鹏的体质也很重要,张琳就制定了锻炼计划,孩子不能进行剧烈的运动,她就让儿子每天保持暴走训练。每晚饭后,家人轮班,带着孩子围着小区快步走,每晚孩子都要走上约1个小时。

为了防止增重期间孩子生病,张琳请求学校照顾,她至今记得班主任的一句话,“你放心,大人交给你,孩子交给我”。在学校期间,曹胤鹏被老师安排尽量不到人多的场合,遇到班级里孩子生病,他也被安排远离的座位,每天中午,班主任带着孩子单独到办公室休息。曹胤鹏是班级的体育健将,在运动会上,他被老师安排放弃了多个个人项目,仅参加一个集体跑的项目。

持续近两个月的努力,曹胤鹏的体重飞速上涨,从原先的60多斤,长到了93斤,期间没有出现任何头疼感冒。

妻子:第一次感受到孩子的坚强

抽血时,曹胤鹏从来没有哭过。

预想的移植计划还是差一点中断,在6月初,曹胤鹏停学准备做移植手术准备前,他发烧了。张琳非常紧张,孩子此前多次进行抽血,因为抽取量较大,这一病,她不仅担心手术计划会被影响,更担心孩子的身体是不是无法承受突然的增重。

所幸,这一切虚惊一场,曹胤鹏经过输液治疗,身体很快恢复,经过医院详细检查,孩子很健康,已经符合了移植手术供体条件。

6月中旬开始,曹胤鹏就开始了抽取备用血,一周的抽取量累积达到700毫升,因为要求新鲜血液,他要先一边抽新血一边将冷藏血打回体内。在第三次抽血时,孩子一次性就要抽出800毫升鲜血,再打回体内500毫升。张琳记得孩子原本还是活泼乱跳的,几个小时过后,脸色已经变成蜡黄色,整个人都是软塌塌的。

这么频繁的抽血,孩子一声都没有哭过,这让张琳总禁不住抹眼泪,她知道孩子还小,只是相信她说的“男子汉抽血都不会哭的”。可是,张琳仍然觉得孩子其实已经懂事了,他的表现是被“救爸爸”的想法锻炼出来的,因为孩子之前爱哭,还被人送了“水龙头”的外号。自从孩子有了“只有我能救爸爸”的口头禅以后,他就不再害怕医院,这让张琳第一次感受到儿子的坚强。

7月6日,骨髓移植手术顺利进行,徐州医科大学附属医院的桑威医生表示,手术进行的很顺利,现在患者要进入密封舱病房,接下来会有12天的急性排斥反应发生期,昨日交汇点记者了解到,到目前为止,曹磊的恢复情况还算不错。

阴云:后续治疗费用让家庭难以承受

自从完成了手术,“减肥”成了曹胤鹏新的口头禅,他跟交汇点记者聊天时,总忍不住抚摸自己的小肚腩。张琳说,儿子在班级里身高排第三,还是中队长,平时特“臭美”。在一年级运动会上,他夺得过两项个人跑步比赛冠军,自从增重后,他总说自己一跑步就喘。曹胤鹏虽然嫌弃自己的肚子,说想“一把就按回去”,不过他还是觉得肚子帮了大忙,“它也帮我救了爸爸”。曹胤鹏说,爸爸很快就能出院了,他还没忘记寒假的想法,“爸爸要带我去澳大利亚,我要去看袋鼠”。

可是,孩子这样的想法对张琳来说只能是一种奢望,为了治病,家里已经先后花去了40多万,并且移植手术只是第一步,接下来5年时间里,丈夫要进行复杂的康复治疗。后期治疗费用预计在30多万元,这对于负债累累的家庭来说,无疑是笼罩在头的乌云。眼下对于张琳一家来说,最大的困难就是生活来源问题,为了照顾丈夫,她只能中断工作,公公婆婆虽然年迈,也已经开始寻找打工的机会,“不管如何,最困难的时刻已经度过了,为了丈夫和孩子,我要把这个家撑下去”。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

相关搜索:

     

热门推荐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了

推荐微信

[责任编辑:v_xuanxxu]

热门搜索: